附錄十  信仰研究工作

  支團中應有幾個團員或全體團員,從事研究工作,作為他們工作以外的附加任務。有的支團還應該以研究工作當作一門功課,例如學校支團和青年支團,以及那些專門負責教道理的支團。

  聖母軍高度的祈禱精神和熱心制度,為這種研究工作是最好的準備,並且也可以防止一些可能發生的弊端。凡是自滿自足,誇耀學識,以及其他類似的人,應被拒之門外,否則他們只會搗亂別人,也不會堅持到底的。相反的,聖母軍的研究組織,歡迎那些不為一時的好奇心所動的人參加。

  再者,研究工作成功的保證,是與聖母聯合而進行研究的精神。聖母尋求真光是這樣謙遜,這樣簡單:「這事怎能成就呢?」(路1:34)她給我們永遠立下了探索真理的模範。後來她所得到的是天主第二位、無限的智慧,永遠的真理、真正的光明。她成了這個寶藏的守護人。凡願提取這寶藏的,必須到她跟前去。團員們在每週的支團集會中,環繞著他們的母親,把自己的手和聖母滿溢智慧寶藏的手交織在一起;而這智慧正是他們所追求的。

  因此,顯著的特點是團員們從事研究工作,出於熱心的動機,而不只是在知識層面上。還有一個特點是團員們的研究工作,不採用講學的方式;一方面因為這方式不適合支團的特質;另一方面,尤其是因為當一個人或少數人負起全部工作或責任時,如講師在講學時所做的,人便傾向於懶散。而且事實上,講學這個辦法只適用於聽眾中知識程度高的人,為大多數的聽眾是有困難的。結果,研究的主題沒有完全聽懂,所以一定也很快就忘記了。再者,聽一篇動聽的演講,一部分人抱著賞識的態度,而其他的人完全是在不動腦筋的狀態下。

  但是,在聖母軍的組織下,是不容許人偷懶的。每個團員都要報告自己的工作。這可以保證每個團員都努力負責──性質不同,努力的程度卻相同──不像在講學的方式中,責任只落在講師一人身上。團員不只是一個聽者,他腦部的工作是主動的,不只是被動的。他的確是在工作。同時他的進步是受著檢查和監察的。

  每個團員都是坐著作研究報告,課本擺在眼前,旁邊可能還有別的筆記本,周圍沒有甚麼能使他失去信心。他作報告是用他自己的話,並以簡單而大家熟悉的方式,說出自己的思想和難題。可能有人要求解釋,或提出問題,接著有另外一人報告。由此可見,座談會的進行,不是如同一輛汽車風馳電掣般帶人從地上跑過去,而是如同一把犁耙艱苦地把泥土翻鬆。當書中的每一章節,由研究組的團員們以接二連三的報告一犁復一犁地耕過之後,大家一定都明瞭其中的含意,也把它記住了。

  研究工作是支團的一項普遍的工作,肯定是以聖母軍的積極精神來推動,使團員們把自己的知識完全使用出來。為此,在研究工作上有進展的支團,應設法舉辦講習班,推行教導工作,成立公教理證協會,並利用其他方法,向各方傳佈團員們所得的知識。同時團員們也不可不在聖母軍裡提高研究信德道理的興趣。聖母軍應利用團員們與別人許多的接觸,把自己的知識傳給一般的民眾。這樣,朝著以下這個目標前進了一步,即「洗雪教友們最深的恥辱──不認識天主的道理。」(教宗庇護十一世,一九二三年六月二十九日手諭)

  第一本應該研究的書是聖母軍手冊。的確,這是團員的基本任務。除非正確地明瞭聖母軍的體制,否則我們不能成功地把它應用在研究或其他工作。要建築房屋,而不先注意地基,人都認為糊塗;同樣的,要想在聖母軍體制上建立研究工作,而不先打堅固的基礎,徹底了解聖母軍,也會是徒勞無功的。

  研究以下各種科目:教義神學、護教學、聖經、社會科學、聖教禮儀、聖教歷史和倫理神學等,要在指導司鐸督導之下,才能獲得最好的效果。

  支團開會中應抽出一定的時間──在指導司鐸訓話以後那段時間──從事這項研究工作。對於開會的這個節目,應特別注意,務使這段的開會時間能有一個確定的結構,以免研究工作流為散漫的辯論。

  每次開會,應給團員們指定下次個別研究的課題。團員們應以聖母軍的高度熱誠,徹底地去做這種課題,因為人的傾向在不知不覺中容易疏忽,敷衍了事。實際的研究工作,不受別人監視,只有天主看見。而且支團也不是一個普通的學校;即使有人沒有用心研究,也可以向支團作一篇不差的報告。

  每次開會,團員們都要報告自己過去一週的研究結果。報告時,可把一週的研究工作中所遇到的難題提出來。不過,不應鼓勵團員提出一些自己用多一點心就解決的難處。

  應盡量鼓勵團員們自力自助。還要注意,不可作不必要的辯論;過於深奧的,或能使人誤會的,或沒有甚麼價值的問題,也不要提出討論。當然的,在這一切事情上,指導司鐸是支團主要的依賴。

  必須說明的是,每個團員只以實際工作才算履行了每週的工作義務。研究工作不算完全或部分盡了這個義務。

  「純潔和光明連接得多麼密切!最純潔的靈魂,天主也賞給她們最大的光明。這就是聖母之所以是一切受造物中最得到光明的人。有人說,聖母光照天使們;她也光照世人。教會尊她為上智之座。為此,我們的學習,我們的靜思,我們的全部生命,應日益接近聖母,環繞在她周圍。她是所有的婦女中最可讚美的,她是光明之光──降生為人的聖言的母親。天主以太陽的光芒裝飾了這位超眾絕倫的受造物,又使她把耶穌的光明投射到整個世界,投進每一個願意接受光明的靈魂。」(蘇威:親密的聖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