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錄四  羅馬軍

  古羅馬軍恐怕是世界上最勇敢善戰的軍隊了,它長勝的秘訣是由於它的士兵都有非凡的精神,每一個士兵的個性,都必須揉合在他隸屬的軍隊的風格裡。他必須絕對服從指揮官的命令:指揮官只要點一點頭,他馬上就服從,不問指揮官配不配,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喜歡。如果沒有晉升,即使內心抱怨,也不可表露出來。因此軍隊行動一致,好像是一個人似的;他們有著同一的目標,每人都與上級聯合,並彼此互相聯合,肩膀並著肩膀,行列按著行列。他們縱橫世界,所到之地,都維持羅馬的尊嚴和法律。他們的忠貞使自己所向無敵;他們的勇敢和毅力,使敵人無法抵禦,終於或是投降,或是潰逃。他們是羅馬帝國的前哨站,負起保衛帝國的責任。從龐培地方發掘的古蹟,可以看出古羅馬軍的榜樣:有一位軍官的骨骸竟屹立在他的崗位上。又如在瑪西米盎迫害教會,殘殺教友的時候,羅馬軍著名的德邁隊Theban Legion連同自己的司令官全軍都被屠殺,也表現了他們不屈不撓的英雄精神。

  總括來說,古羅馬軍的精神是服從號令,完盡責任,不畏艱險,不辭勞苦,忠於職守,事無大小,堅持到底。

  這個就是教外人理想忠誠可靠的軍隊。聖母的軍隊也應該具有這種男兒氣慨,不過是超性化的,與聖母連繫而受薰陶和樂也融融的;聖母是最會教人仁愛和尊貴服務的秘訣。

  「百夫長站在十字架前,看著救世主死去。他被耶穌氣絕前的喊聲所感動,便讚揚天主說:『這人真是天主子。』(谷15:39)和百夫長在一起的,還有別的羅兵;他們看到了地震和他的現象,就很害怕地說:『這人真是天主子。』(瑪27:54)

  「所以第一批歸化的人是羅馬軍的士兵。

  後來的教會應稱為羅馬教會。羅馬教會在加爾瓦略山上奧妙地開始了自己的任務,然後要往世界各地去完成。奉獻犧牲,把祂高舉在眾人面前的是羅馬人。這些不願分裂耶穌的長袍的教會一統的未來保護人。這些信德的保存者,首先寫下了也承認了新信德的主要信條-納匝肋耶穌的王權。當那個祭祀完成的時候,他們搥著胸說:『這人真是天主子。』最後,他們又用長槍刺開耶穌的聖心,從那裡湧出祝福的和超性生命的巨流,給福音打開了一切通往世界的大道。既然全人類應該對救世主的死負責,既然人們的手都染上了耶穌的鮮血,既然將來的教會不得不由罪人來代表,那麼羅馬人不是好像早在加爾瓦略山上無意中就開始了也確定了自己永久的使命嗎?

  當時十字架的方位是這樣的:耶穌背向著耶路撒冷,卻面朝著西方的羅馬。」(鮑羅:加爾瓦略的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