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伯納爵會

  伯納爵會成立於一九五五年。它的宗旨是建立民眾的宗教知識,指導他們怎樣講解要理,並鼓勵他們從事傳教工作。他們所用的方法本來只是嘗試性的,後來卻維持不變。起初雖然有人忙著提出修正的建議,後來發現這樣的提議,都不過是原有方法的變相而已,例如要理班、講座、問答等。這一切都有其重要性,但是不能解決教會最基本的問題,即成年人缺乏宗教知識,及教友已經癱瘓的舌頭。伯納爵會在這方面表現得很成功,所以必須小心加以保存。它是一種精細的平衡體系,只要給它一點干預,就能使它變成一種根本不同的東西;真好像稍稍改變一點頻率,就有一個不同的電台一樣。

  其他的方法是由一個或幾個有經驗的人負責教導許多人;至於伯納爵會的方法,就是聖母軍自己的方法:大家一齊去進行手上的工作,全體共同積極努力去追求知識。

  分析顯示,伯納爵會真是聖母軍的產物,因為它含有形成聖母軍各種特徵的元素。伯納爵會是把聖母軍的體系應用在宗教教育方面。

  聖母是這組織的主持人。是聖母把耶穌帶到了世界上。此後聖母也負責把耶穌賜給世人。聖母軍開會時的那座小祭台,象徵聖母的這種權力;這座小祭台是伯納爵會會議的中心。伯納爵會會員們圍繞在聖母的四周,討論教會各方面的問題,即討論有關耶穌的問題;耶穌正在他們中間,如同祂自己所許下的。這是一種祈禱的崇高形式。會議的變化,使這祈禱變得輕易一些;否則一連兩小時的一般祈禱未免太沉悶了。這就是伯納爵會一面教人,一面也使人靈性化的一個理由。

  在支團裡,基本的條件是要每一個團員都作口頭報告。伯納爵會也有同樣的情況;它的主要目的是要每一個團員都在言語上有一點貢獻。開會的籌備和佈置也有這個目的。會場的氣氛是友好的,尊重他人的;的確好像在一個家庭內,雖然有些比其他人說話更多,但人人都是在發表自己的意見。這種和諧的聲調,有賴於相反聲調的消失。在公開爭辯中,常用的方法是攻擊、批評和譏笑。假如伯納爵會開會時也呈現這些情況,就會失去會員。

  如果確立了家庭的精神,使「最小的人物」也覺得好像在自己家裡一樣,那麼伯納爵會的基礎已經奠定了。每一個人的說話,就會引發另一個人發言,正如鍊子環環相連,延續不斷。知識上的鴻溝可以填滿,零碎的辭句可以形成公教道理的鑲石畫。當知識興趣一齊增加時,個別的團員便更沉浸在奧體的整合之中,並為它的生命所滲透。

  在其他方面伯納爵會所採取的也都是聖母軍的理論和方法。聖母軍團員知道了這一點是重要的,這樣他們為伯納爵會工作時,才會抱著同樣的信念,好像他們為自己的支團工作一樣。這樣他們才有良好的裝備,去應付他們所面對的工作。

  教友不給外人講論宗教,給教會內的人也很少講論:這是一件可悲的事實。有人曾給這種教友不正確的作風擬了一個新名詞;緘默主義。徐南斯樞機這樣綜合這種人的態度說:「有人說,那是教會以外的人仕不會聽的,其實是教友們不願意講。」好像是一般的教友不願意在宗教方面幫助他人。真心研究這問題的人,得不到他們所尋求的資料;因而造成了這個不正確的印象:教友毫不關心轉化他人的事。

  這廣泛的失敗似乎威脅著教友的特質;因為基督徒的精神是不自私的。不過,情形並不是外面看來那樣壞。大致上,那種緘默和外表上的不關心是從缺少信心來的:

  (1) 那些教友很清楚知道自己缺乏宗教知識。結果他們便避免一切的機會,以免揭露自己的弱點。

  (2) 即使有主要的知識,也都是片段而不相連屬的,好像要理問答上的答句。他們的思想沒有進一步把它們好好地連貫起來,好像一輛汽車的零件,或一個人的四肢百體。還有一點,就是他們還欠缺許多東西,有些部分彼此不相配。即使把它們都湊在一起,結果好像一座錯配零件的機器,還是不能運作的。

  (3) 在許多情形中,宗教知識這樣缺乏,以致信德找不到立足點。只存在一種半信的狀態,一遇到反宗教的環境,便會完全消散了。

  這個就是問題。

  伯納爵會是一個由聖母軍管理的組織。每一個小組都必須附屬一個支團,主席應是一位工作團員。一個支團可能負責管理幾個伯納爵會的小組。每一個小組應有一位經支團的指導司鐸所批准的神修指導。一位修會的修士或一位修女都可以擔任神修指導,如果教會當局批准,一個教友也可以擔任。

  伯納爵會的這個名稱,好像聖母軍的其他名稱,取自古羅馬的名詞。伯納爵會是當時社會三種階級的最高一級;那三種階級就是:貴族、平民、奴隸。不過,我們的伯納爵會有志把社會的各階層都融合為一個精神的貴族。再者,我們假定伯納爵會會員是富有愛國心,以及謀求本國福利的責任心。這樣,我們的伯納爵會會員必須積極支持他們精神的祖國,即教會。他們的章程並不強調他們應該是熱心的教友,或者至少是實行教友生活的教友,只要他們大致上對於天主教會表示忠誠。根深蒂固反對天主教的教友當然不在這一類別之內。

  除非得到主教的准許,非公教徒不得參加聚會。

  伯納爵會每月舉行會議一次。準時開會與繼續不斷是必要的。除非實在不能舉行,會議不得取消。一個會員並非每次開會一定要參加的;有系統地提醒會員下次會議日期是必要的。

  希望每一小組不超過五十人,而且就是五十人一組也有困難。

  佈置:應避免講台和聽眾如同戲院那樣的情形,但也不可毫無秩序。座位應盡量排成半圓形,加上會議桌便成為一個整圓形。會議桌上設有聖母軍的祭台,而軍旗是主要的部分。

  會議應具有一切吸引人的因素,包括座位舒適、光線、充足、溫度適宜等物質方面應有的條件。

  一切費用由秘密捐款袋支付;每次開會應報告收支賬目。

  開會程序:

  (1) 會議開始,全體肅立,同聲唸伯納爵會經文。

  (2) 由一位教友宣讀講稿或演講,時間絕不可超過十五分鐘。也並不一定需要這樣長的時間。如果時間過長,這就好像有點過了分,對會議是有損害的。講稿並不需要由專家負責,專家講的可能是太深及太長的東西;會議剛開始,它就把會議弄壞了。有人曾經提議,不需要甚麼講稿。但是對於討論問題作一個初步的探討,顯然也是需要的。這事只有指定一個人去準備,才能做得好。會議必須提供材料,才能進行工作。

  (3) 一篇導言以後,接著全體討論。會議的其他部分都是為了這一點,也應該使這一點發揮完全的作用。假如個別的團員不參加意見,就不能有所討論。伯納爵會的問題就在於使那些起初沒有準備的,或不願講話的人發言。為了他們自己,也為了教會的利益,必須解決這個問題。

  為此,應利用一切的幫助,除去一切不利的影響。對於錯誤的或胡塗的說話(這樣的說話可能相當多),表示嚴厲的態度,能給會議一個致命的打擊,破壞伯納爵會的工作。伯納爵會的目的是想誘導每一個會員披露自己。所以言論自由是很重要的;雖然有時會說出刺耳的話,仍應維護這樣的自由。該使那些重複的說話,不受到任何的干擾,就如同場外的合唱團不會受人的干擾一樣。

  所以主要的是參加意見,而意見不是要高明而正確。最完美的意見可能最光明,可是最有益的卻是那些普通平凡的意見;它們訓練那些不會講話的人講話。

  意見應該是對會議發表的;而不是向會議中任何一位主要人物;這在心理上是很重要的。這個意思是,當一個講話的人講完了他的話,每一個聽講的人都好像面對著所聽的話,好像有一些東西叫他批評,也如同是在兩個人之間進行會談一般。在這樣的光景下,回答的話立刻就會出來;這種迅速的答覆就是伯納爵會想要建立的狀態。

  如果會員們的思想被轉移到了別處,這就失去了心理上的平衡。例如主席對意見加以評論,甚或加以讚揚,因而使人注意他,這就造成了上述分心的現象。又如宣讀講稿的人,對講稿所提出的各點,一再加以說明。又如指導人員對每一個發生的難題都予以解答,以上種種傾向都是屬於破壞性的。這會把會議變成了一個小組討論會,會中只有幾個人提出問題,由幾個專家來答覆。

  理想的是營造氣氛使膽怯的人講話。

  主席對於偶而有人說了一些毫無意義的話,要表示容忍。若是立即予以警告,可能對全場的人引起一種威脅的感覺。但是如果那種說話使別人也群起效尤,這時主席必須加以阻止。

  發言者必須起立講話。如果坐著說話,也許可以說得更自然流利;不過,可能會使討論流為一種純粹的談話,你一句我一句的沒有一些秩序。

  團員講話並不限於講一次。但一個沒有講過一次話的團員,比那些已經講過話的,享有發言的優先權。

  (4) 開會一個小時之後,討論暫停。在休息之前,應有財政報告,同時聲明,在指導人員訓話之後,將傳遞秘密捐款袋。

  (5) 接著有茶點(例如茶或咖啡及餅乾)。這是開會的一項節目,不可省去。它有不少重要的作用: 一.給伯納爵會會員們一個有幫助的社交活動; 二.彼此交換意見; 三.可以自由談話; 四.能有傳教工作接觸的機會。

  有人提議取消茶點,保留討論中間的休息時間作其他用途。實際上,沒有茶點,就不易找到討論中間休息時間的理由。

  休息時間為十五分鐘。

  (6) 接著有指導神師十五分鐘的訓話,大家都要留神聽講,因為每件事情都指向訓話內容的。訓話是一個極重要的因素,它使討論的問題能有一個正確而有條理的形式,把它提升到最高的地步,並使團員們更向慕上主的大愛和服務。

  有人說:「為甚麼不把這訓話放在開會最後呢?這樣它不是可以給所講的話下一個結論嗎?」我們可以這樣答覆:這段訓話目的是在給以後的討論提供寶貴的資料。假如把它列在最後,這就不可能了。還有一個理由,就是也許在場的人不是都了解訓話的意思;在這樣的情形下,「解釋原則」(以下要討論的)就可以對訓話的內容加以解釋及討論。

  (7) 指導神師訓話後,全體繼續討論,直到閉會前五分鐘時為止。

  (8) 然後:1.主席向宣讀講稿人表示謝意,惟不應有正式的道謝。2.確定下次開會的題目。這種題目應與宗教無關。學術文化、文藝或經濟等問題應避免。3.任何其他報告。

  (9) 接著全體肅立恭唸閉會經,即信經。

  (10) 會議以司鐸的降福作為結束。應立著領受降福,以免在室內許多椅子間跪下時造成秩序的混亂。

  這樣,會議全部時間為兩小時。必須嚴格控制開會的時間。如果有一項程序超過了規定的時間,其他的程序便受到損失,而會議就不能平均地進行了。一份總合會議各項程序的時間表見下面開會程序/學生組及少年組。

  就算會議沒有總結,也不需要為了有些重要的事沒有辦妥而煩惱,以後還要一次又一次地開會,終於會發現它的完整。

  伯納爵會是沒有工作義務的,開會不指定甚麼工作,亦不勉強伯納爵會會員從事另外的活動。不過,這樣發展的友誼接觸,應被用來領導他們去做種種的事,尤其是使他們參加聖母軍,成為工作團員、輔助團員或協理團員。如果善於利用伯納爵會,他們會發出強大的力量,使團體內人人都得益。

伯納爵會的幾條原則

  (1) 團體的心理。人需要彼此的幫助,自然地結成團體。團體按著它所有的規則和精神的程度而發揮它的影響力,個別的份子設法追隨他所屬的團體;這個力量可以用來做善事或壞事。他不再只是一個被動者;他參加團體的生活,如果他在這個團體熟習了,他就成為團體?的一種力量。把這原則應用在伯納爵會身上,這就表示有一種安靜而無法抗拒的壓力加在每一個人的身上,連最落後的會員也包括在內,使他們吸收所聽的東西,並在其他的方式下保持著。一個團體,當它完成這麼多工作的時候,可能它自己不能上進,在伯納爵會中,已設法防止這樣的事發生,因為他們有英明的職員和其他的人;這些人一定有很多高超的思想。由於這個團體心理的作用,這些思想會被會員們吸收,因而團體便不停地在品質上增長。

  (2) 難堪的靜止。講話後長久的靜默使人不好受,主席便開始催促團員們講話,這是錯誤的方法,只令人有強迫的感覺,使每一個人都更不想講話了。在這方面,正確的看法是,在家庭裡,人們並不覺得需要不停地講話,偶而靜默無語,也使人感到舒適。所以,遇有靜默時,讓大家安然靜坐,好像在自己的家裡一樣。靜默不久便會被打破的。那時往往接著是一種從容自在的氣氛,說話自會湧流不絕了。

  (3) 延後解答問題。有兩種解答問題的方法。一種是直接向一位專家徵求答案。另一種是自己設法把答案找出來。第一種似乎直接簡便;一般的教育都以這種方式作為基本。它的缺點是,答案只被人了解一半,學生的能力和責任感沒有予以發展。第二種方法較為困難,它把問題都放在學生的肩上,他們必須盡自己的一份努力。當他們拿出自己粗拙不精的產品時,就給他們一些專門的指導,接著又讓他們再去努力,向上更進一步。這種自助人助的學習程序,其最後的結果是他們真正地學習了。當問題的答案從他們緩慢的塑造中出現時,他們對它格外高興,會把它記住,對於將來也有信心。

  這是伯納爵會所用的方法。如果有人說了一些不對的話,也不要當權者立刻加以糾正,而要讓大家來討論。錯誤大概是會被清除出去的。假如仍有嚴重錯誤的話,就必須改正,不過也不要使人難堪。要想想聖母是怎樣教導她的孩子。

  (4) 提出問題。講學的方法認為應在聽眾之中引起一種反應,所以要聽者發問。有人真的發問時,講師便回答。伯納爵會卻不然,他不歡迎這方法,認為它阻止人討論,差不多好像電流發生短一樣。許多人開始就會不想講話,只向主事人提出問題;如果答覆他們的問題,討論便受到打擊;的確,會場已成了教室,會員們是不願意留在那裡的。

  對於這件事,最好的辦法是,誰提出一個有關的問題,也必須給予他自己的意見,這樣能使問題有利地轉變為討論的高潮。

  (5) 伯納爵會的建設原則。增加知識,好像積累磚頭那樣,一塊一塊加上去,這是好的。不過,在伯納爵會之中所發生的不是加法,而是乘法。伯納爵會用的是活生生的磚頭;每一樣新的東西,與一切已經說過的起交互作用。它是從它們那裡產生的,卻反過來也影響它們。意見改變了,新的思想產生了。這複雜的工作,受著聖寵的作用,必然在每一個人的心中引起一種有益的激動;不過,它也造成一個共同的效果,即達到整個團體。這個效果可比作洪流,它把各會員的性格和思想集合起來,形成一股積極向前的推動力;這種力量和趨向加諸靜止的信仰和宗教的觀念上,結果一定會改變人生。

  (6) 主要角色。如同支團繫於它的職員,伯納爵會也繫於其中的主要人物。他必須留神,不要越出自己的工作範圍。如果他們越出的話,便縮小了一般會員的工作範圍。他們又把會場變為教室了。指導神師,主席及講稿宣讀人等必須保持在給他們規定的時間和其他的界限之內,不論有任何相反的理由也不可不守這些規定;這是非常重要的。思想單純的人,即大部分的人,在專家和權威面前,就覺得不舒服。所以伯納爵會的職員們,為了能夠成功地傳授知識,必須遵守我們的主自己所說過的格言:「你們向我學習罷!因為我是良善心謙的。」(路11:29)大概可以這樣說,那些主要人物越在實際討論中隱沒自己,討論越能順利進行。不過,這並不是要把他們絕然限制在他們的規定時間內;他們也可以如同一般的會員參加意見,不過要有節制。

  (7) 「解釋原則」。在伯納爵會的特徵中,最突出的是「解釋原則」。有些講話,為了這個或那個理由,不為大多數的團員們所完全了解的,因著這個原則,大家都能了解。這就是說,高深的思想和難明的概念,可以給知識不多的團員們,用他們所能接受的方式來表達,而傳授給他們。

  使最有學問的人和最無知識的人站在這樣的地位上,彼此能夠了解,這種能力是一樣很有價值的寶貝。它進行的方法是這樣的;假定開會詞(或任何其他的講話)這樣深奧,在場的人只有十分之一能了解它。因此,假如這是一次尋常的講學,這便是白費了的。可是在伯納爵會中,那是十分之一了解它的會員就能開始討論,實際上他們是按著大部分團員的知識水準來討論的;這樣,那艱深的講話便在被改變中,要成為一般人所能了解的程度。接著又有其他的人開始發言,結果完成了一件工作,它好比把麥子磨成了麵粉一樣。原來講話中一切晦暗的地方,可以這樣說,都經過註釋清楚了,變成全體會員的智力所能明白的東西了。這樣,在伯納爵會中所講的每一句話都沒有失掉。

  伯納爵會的這個特性,如在傳教地區,有無比的價值。傳教士在那裡要向民眾講解全部的聖教道理;但是他並不完全懂得當地的方言,那些人的思想方式又與他的不同。伯納爵會的解釋能力要消除這些隔閡。

  (8) 讓天主也做一些工作。這個問題,比把一些磚頭放在一起造成一個建築物,關係更大。這裡有聖寵的原則,聖寵超過自然;它能使我建造一個建築物,遠比所用的材料為大。

  「我們必須知道,在啟示的宗教方面沒有人有完全的答案,因為常要牽涉到信仰和聖寵。就是最高明的理論也不能填滿這鴻溝;若因此而以為不很聰明的說話沒有用,這樣的結論是錯誤的。事實是這樣:天主連最少的貢獻也把它放在自己手裡,用來完成一些工作。如果人人都盡力去幹,那麼那條看來填不滿的鴻溝,可能已經填平了。沒有人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是因為那條溝並不是人們想像的那麼寬,或者是因為人力的貢獻實在比外面看起來更大,或者是因為天主把所缺少的補上了。不過,全部工程的確是完成了」。

  上述的事必須常把它作為我們的人生哲學,範圍要比伯納爵會更加廣泛。每一個人必須獻出他的一分力,縱然他知道自己所獻的無濟於事。一個小小的努力總比不努力好。感化這個世界有賴大眾的努力。當每一個公教徒都低聲自語:「我的知識不足;所以獻醜不如藏拙」;這正表示我們的努力尚未足夠。但是,這種情況正是伯納爵會可以發揮作用的機緣。

伯納爵會的經文(全體肅立,同聲恭唸)

  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亞孟。

  可愛的主!求你降福伯納爵會。我們參加這會,是為更能親近你和你的母親,也是我們的母親,聖母瑪利亞。求你幫助我們認識我們教會的信理,使這些變化人心的真理,能在我們的生活上起作用。求你也幫助我們認識你和世人密切的結合;因這結合,他們不但在你內生活,而且彼此休戚相關;因此如有鬆懈不盡職責者,他們將蒙受損失,或將因而喪亡。我們所負的責任,艱鉅而光榮;求伙使我們能明瞭它,並使我們渴望你,並為你而承擔它。我們自知本性的無能,不足以承受你的付託。我們深信你會看我們的信德,而不看我們的軟弱;你只顧工作的需要,而不顧工具的不良。是以我們與慈母瑪利亞同聲祈禱,願天父及所賞賜聖神的恩寵,常與我們同在,教我們認識你的永生之道,賞賜我們所需的一切。我們既已身受厚恩,求你也使我們能慷慨施與,否則,世界可能不會獲享你降生和聖死的效果。求你勿使偌大的辛勞痛苦徒然無效。亞孟。

  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亞孟。

開會程序

0.00──伯納爵會經文(全體肅立,同聲恭唸)。
      教友講話(不超過十五分鐘)。
0.15──討論
0.59──財政報告。並聲明在司鐸訓話後,將傳遞秘密捐款袋。
1.00──茶點,小息
1.15──司鐸訓話(不超過十五分鐘)。
1.30──繼續討論,傳遞秘密捐款袋。
1.55──報告(向講稿宣讀人致謝,及報告下次開會日期及主題等)。
2.00──信經(全體肅立,同聲恭唸)。
      司鐸祝福(站立)。

學生組及少年組

  如有以下情況,即:1.如在學校機關裡的小組,2.會員年齡未滿十八歲,實在不能遵照普通的方式,則可遵照以下減縮的程序(全部一個半小時):

0. 00──伯納爵會經文,繼由教友宣讀講稿(不超過五分鐘)。
0.05──討論(四十分鐘)。
0.45──小息(十分鐘。茶點可省去)。
0.55──指導神師訓話(十分鐘)秘密捐款可省去。
1.05──繼續討論(二十分鐘
1.25──報告如上。
1.30──信經等如上。

  「伯納爵會是一種家庭常務。這是家庭中的談話,討論有關我們大家的事,開朗、坦白而由衷的談話,是家庭生活中的一個享受。我們教友,基督的兄弟,都屬於天主的家庭。想想我們的信仰,好像從前我們的主和宗徒們,經過一天的加里肋亞傳教之後,談論當天所講的道理,我也用同樣精神討論我們的信仰及實行的方法;這就是伯納爵會的精神。

  認識耶穌基督實在是一位可喜可愛的導師、家長和主人,就是要把我們的思想灌滿祂的救世真理。在討論有關宗教問題時,要覺得非常熟悉,正如我們喜歡談論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家庭,我們的工作一樣。聖神給我們所有的觀察力來探討基督的真理。在伯納爵會開會時,我們把自己觀察所得的分給別人,同時又跟別人學習。在會場裡我們成為基督的見證。當基督藉別人的口說話時,我們的心在我們內燃燒起來。

  天主在伯納爵會中,並藉著伯納爵會而與我們更接近;祂的真理更深深地刻在我們心內;我們工作的園地──教會為我們變得更加真實。思想從別的思想那裡得到光明,心中燃燒著信德,基督在我們內成長。」(柏勞飛司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