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團員的基本要務

(一) 經常準時參加支團的週會(參閱第十一章聖母軍的綱領)

  (1) 這項責任,為精神好的人易,為疲倦的人難;天氣好的時候易,天氣壞的時候難;一般來說,人總想去其他的地方,不過,沒有困難那裡有考驗呢?不克服困難,那裡有真正的功績呢?

  (2) 工作的價值,比參加開會和報告工作情形的價值,更容易看出來;不過,開會是團員的首要任務。開會之於工作,猶如樹根之於花。花沒有根是不能生存的。

  (3) 不顧道路的遙遠,往返的辛苦,而常忠誠地參加開會,這是有高度超性見解的證據;開會的價值會給旅途所費時間的價值遮蓋。但是這樣的時間並不是浪費了的。這是工作的一部分,而且是特別有功勞的一部分。難道聖母遠道往見聖婦依撒伯爾,也是浪費時間嗎?

  「聖女小德蘭,除其他的德行外,還有一樣勇敢不屈的德行。她常抱著一個原則:『在抱怨之前,我們應先用盡我們的精力。』有幾次她因頭暈或劇烈的頭痛而沒有參加夜課經呢?她常說『我還走得動。』『我得在我的崗位。』因這不屈不撓的毅力,她完成了英烈的行為。」(聖女小德蘭)

(二) 完成每週工作的義務

  (1) 這工作應該是「實質的」工作,就是說,團員應每週工作兩小時。但團員們也不要刻板地限制工作時間,大部分團員工作遠超過這最低的限度,一星期內他們工作好幾天。還有些團員每天都去工作。所說的工作,應是經支團指定的某種具體的職務,不是團員隨著愛好而選擇的。祈禱或別的熱心神工,雖然可能很多,也不能算作每週的工作,或代替工作的一部分。
  (2) 工作只是變形的祈禱,所以必須把祈禱的規則也用在工作上。工作如果沒有超性的骨架,是不能持久的。容易的工作做起來就單調無味;有興趣的工作,又大都很難,還要受氣,而且似乎不會成功。所以在這種情形中,按人的想法,一定要快快放棄不幹。但是應訓練團員看透本性感覺的煙霧,而見到超性的輪廓。工作愈像十字架,團員愈要看重它。

  (3) 團員是軍人。團員職務的剛強性,不下於軍人的世上職務。凡是高貴、犧牲、英勇、堅強等軍人的特點,聖母軍的真正團員都應把它們發展到最高點,並表現在工作中。

  軍人的職務,可能是捐軀戰場,或巡邏放哨,或清潔營房。但無論是那一種職務,軍人只看職務,不看職務內容。在任何環境中,都有一樣的忠實,勝利或失敗,都不能影響軍人的職務。團員們對職務也應有同樣堅強的看法;也要是同樣徹底地實行在每一件工作上,不管自己的工作是微不足道,或非常困難。

  (4) 團員的工作,應與聖母密切聯合著去做。此外,主要的目標是使工作的對象也認識聖母,孝敬聖母;這將使他們也為聖母而做一些工作。認識聖母,孝愛聖母,對人靈的健康和發展是必要的。「因為聖母是參與天主奧蹟的人,也可以說是天主奧蹟的守護人。她是繼耶穌後,歷代人類信德最好的基礎。」(聖母無原罪3)請團員再讀同一教宗聖庇護十世說的以下這些發人深省的話:「聖母的敬禮在人靈魂上一生了根,為世這些靈魂工作的人,這時──只有這時──才會看到從那些靈魂上,生出與他的工作辛勞相稱的聖德果實。」

  「請記住,你進行的是勝利的戰爭,如同耶穌在加爾瓦略山上一樣。不要怕祂的尖銳武器,不要怕分受祂所受的傷。至於最後的勝利是在你這一代或下一代出現,這於你有甚麼關係?繼續耐心辛勞的傳統罷;其他的事,讓耶穌去管;因為我們不知道,天主聖父定的是甚麼日期或時辰。振作精神罷!以先輩偉人們英勇不屈的毅力,負起你做騎士的重任罷!」(加凡杜斐:黎明的代價)

(三) 開會時應報告完成的工作

  這是一個極重要的義務,也是團員們主要行動之一,它能幫助維持聖母軍的工作興趣。團員們的工作報告,就是為了這個目的,並供給週會的資料。團員效能的最好測驗,就是預備報告時的用心,和報告的形式。每一份工作報告,是建築週會的一塊磚:週會的圓滿與否,全看報告是否完善。沒有做報告,或做得不好,就是給週會一個打擊;而週會是團員生命之源啊。

  訓練團員的一個重要部分,就是從報告中學習其他團員們的工作方法,並聽取有經驗的團員對其他團員的意見。因此,如果工作報告只是空洞的陳述,無論對做報告或聽報告的人,都沒有甚麼補助。

  關於報告的詳細研討,以及做報告的方法,請參閱第十八章「支團開會程序」的第九項。

  「應記住聖保祿再三說的話;他要教友們幫助一切的人,懷念他們,並為他們祈禱。『因為天主願意一切的人都得救......因為基督犧牲自己是為救一切的人。』(弟前2:6)這個普遍性義務的原則,以及它的對象,也出現在金口聖若望所說的這句名言中:『教友們!你們不只要為你們自己,也要為全世界交代的。』(格雷第)」(泉源)

(四) 不能違反保密守則

  團員們對於開會時或進行工作時所聽到的事,不應違反保密守則。他們知道這些事,因為他們是聖母軍的團員;假如他們洩露出去,對聖母軍是不能容忍的叛逆。開會時,當然應報告工作經過,但也要審慎從事。這個問題將在第十九章「開會與團員」第十九項內詳細討論。

  「保管託付給你的事。」(弟前6:12)

(五) 每位團員應有一本記事簿

  記事簿上可以簡要地記錄各種工作情形。

  (1) 這是由於應以處理業務的方法進行工作的緣故;
  (2) 過去的及尚未完成的事,不至於忘記;
  (3) 沒有記事簿輔助,報告不會做得好;
  (4) 記事簿可以訓練人養成有秩序的習慣;
  (5) 這是有形跡可查的工作記錄,當現在的錯誤使人懷疑過往的表現時,就能提供有價值的糾正。

  這種記事簿應該是保密的(就是說,應該擬定一種符號),以免除團員本人以外,別人可以知道那些資料;也不可當著有關係的人面前記錄。

  「一切的事要做得適當,並按照次序。」(格前14:40)

(六) 每日念連貫經(聖母軍的鏈子)

  連貫經主要是用讚主曲寫成的,讚主曲是聖母自己的經文;如今是教會晚經裡的頌歌,「一切聖歌中最謙虛、最感激、最崇高、最頌揚的一首。」(聖類思葛利寧)

  顧名思義,連貫經是聖母軍與團員,無論工作團員或輔助團員,日常生活之間的連繫。它是團員們彼此聯合起來,並與聖母聯合的鏈子。連貫經這名稱,也提醒人應每天誦念的義務。鏈子是用環結成的。每一環都是完成鏈子所必須的。讓每個團員都有這個思想,不要做聖母軍連貫經的壞環子。

  由於環境不容許而不做工作團員的人(或為了不大充分理由而放棄聖母軍的人),仍應繼續這個連貫經的好習慣,終身至少要保持這一點和聖母軍的連繫。

  「當我和耶穌親密地談話時,每次是用聖母的名義,一部分也是代替她本人。聖母希望藉著我重新度她在納匝肋和可愛的聖子耶穌所經過的那種甜美的、親密而溫馨難言的生活。聖母因著我的幫助,可以再和耶穌暢懷地談一次話;因著我,她抱著了耶穌,把祂緊貼在自己懷裡,如同她以前在納匝肋時一樣。」(戴雅格:信賴之德)
 
(七) 團員之間的關係

  團員們大都能尊重彼此相愛的義務,但有時也會忘記,互愛的義務包括接納別人缺點的和善態度。做不到這一點,就會使支團喪失它的恩寵,也會產生不良的後果,使團員離開聖母軍。

  從另一方面來說,團員們本應充分明瞭,他們加入聖母軍,完全不是因為喜歡或討厭一位團長或一個同伴,也不是為了真正的或幻想的輕蔑、忽視、不和、責斥或其他偶然發生的事情而改變主意。

  打倒自己是與人合作的基礎。沒有這一點,雖是最好的工作者,也會威脅到團體的生命。凡是謙抑自己個性,並完全而協調地適應組織的人,最能為聖母軍服務。反之,說話行事缺乏聖母軍的和善特徵,將會造成悲慘的結果。所以請大家注意,我們要做向心的事,不要做離心的事。

  當人討論團員對團員的態度時,要特別注意一件事,就是通常被人錯誤地輕忽的「小嫉妒」;嫉妒很少是輕微的,它在人心中是尖酸的。嫉妒到處都有,尤其是在人與人的關係上毒害人心。在心腸惡毒的人身上,它是兇狠瘋狂的暴力,能做出極可怕的事來。它同樣也會誘惑不自私而心地純良的人,因為他們是感性和充滿愛的。一個人看著自己被人取代,在德行或事業上都不如人,被遺棄在一邊,而讓青年人去做,這是多麼難堪啊!看到一個人消沉,又是多麼悲痛啊!最好的人也會覺得這種隱痛,並從此認識自己驚人的軟弱。這樣的痛苦,其實是在醞釀著仇恨,及快要爆發出毀滅的火燄。

  舒緩的辦法是設法把它忘記。不過,團員們應有比這樣平靜較高的目標,不該這樣容易滿足;團員應要勝利才可感到滿足,征服頑強鬥狠的本性,把嫉妒的仇恨完全變成基督的愛。但是怎樣能夠完成這樣驚人的事呢?應勉力實行團員對其他的團員和自己四周的人應盡的全部義務。團員本已學過在每一個人身上看到耶穌,尊重耶穌。每遇嫉妒的念頭時,要這樣反省:「那個人的上升使我難受的,他不是別人,而是耶穌。所以我應有如同聖若翰洗者一樣的情緒。耶穌受顯揚,而我被忽視,這使我更覺歡喜。他應該興起,我應該隱退。」

  這樣的觀點是是英勇而聖善的,是為了達到目的不可或缺的一種有用材料。這樣的一個靈魂,聖寵之光要經她而射在別人身上的(若1:7)。由聖母把她從一切虛榮的污點中解救出來,這對聖母是多麼光榮的事呀!還可以把她造成另一個犧牲自我的使者!為在耶穌面前預備道路(谷1:2)。

  一個作前導的,應該常希望他所預告的那位上升,而他自己隱退。一個宗徒應該喜歡看到在他四周的人興起,總不可想他們的興起對他不利。只要別人的上升不妨礙自己願意人人都上升,這樣的人不能算是宗徒。這種嫉妒的思想說明了,凡是與「自己」有關的事,「自己」總是要第一。但是宗徒總是把「自己」放在最後的。再者,嫉妒的精神決不能與真正宗徒的精神並存的。

  「聖母最初幾句敬重和問候的話,首先就施予了那清潔靈魂的聖化力量,使若翰重生,同時也提高了依撒伯爾的地位。如果聖母開始說的那幾句話已完成了那樣偉大的事,那麼後來她每天、每週、每月所說的話,更該怎樣呢?聖母常在分施聖寵......依撒伯爾接受了,可以坦率地說,她毫無嫉妒地接受了。天主也同樣曾以奇蹟使依撒伯爾做了母親,但她在年輕的表妹面前低首致敬,沒有絲毫隱密的苦味,因為天主沒有選中了她。依撒伯爾沒有嫉妒聖母。後來聖母也沒有因聖子耶穌愛宗徒而感到嫉妒。聖若翰當他的門徒離開他而去跟隨耶穌,也沒有嫉妒耶穌。他看著門徒們離去,沒有一點苦味,只是說:『祂從天上來的,高於一切......祂應該興起,我卻應該退隱。』(若3:30-31)」(白羅:謙遜的童貞聖母)

(八) 同去拜訪者之間的關係

  團員對於同去拜訪的人有特殊的義務。這是那個神秘的數字「兩個」──一切的成果都繫於愛德的象徵:「祂先兩個兩個的派他們出去。」(路10:1)但「兩個」不只是指兩個偶然在一起工作的人,而是指一個結合體,如達味和若納堂一樣,他們的心靈彼此結合為一;愛對方如同自己的靈魂(撒上18:1)。

  「(他們)是愉快的,滿載而歸的。」(詠126:6)

  在微小的細節上,都該表現並增強在同去拜訪者之間的團結。不守信用,爽約,不守時,說話或思想上相反愛德,不大禮貌,態度傲慢等,這一切在二人中間掘了一條壕溝。在這種情形下,團結是不可能的了。

  「除了修會的紀律以外,最能保證修院團體獲得恩賜與成果的,就是兄弟友愛及和諧團結。我們應不分彼此,愛我們的弟兄,如同聖母特愛的孩子。我們為每一個弟兄所做的,聖母都認為是為她而做的,或更好說,是為她的聖子耶穌而做的。我們都是被召叫,與耶穌一起並在耶穌內,成為聖母的孩子。」(聖母會修士:聖母論)

(九) 招募新團員

  每位團員其中一項的職務,是爭取新團員。「你們要愛人如己。」聖母軍既然能使我們得到恩賜,我們能不把這恩賜帶給別人嗎?我們既然看到因著聖母軍工作而被提昇的靈魂,我們能不想法推廣這事業嗎?

  如果一個團員想起了聖母軍增進他對聖母的孝愛和忠誠,能不努力去徵求新團員嗎?除耶穌外,這事是我們一生最大的恩寵。因為天主使聖母聯繫於耶穌,不能和祂分開;是祂使超性生命生根、發育、開花。

  如果我們不去接近別人,或催迫他們,那麼,將會有無數的人不會想到走上他們內心所渴望的康莊大道,經過這個大道,他們為自己及其他靈魂,完成一些奇妙的事。

「每人的面前,
展開了路,許多的路;
崇高的靈魂,走上了康莊大道,
低級的靈魂,向低窪之地摸索。
二者之間,迷漫著大霧,
其餘的人們,徘徊歧途。
每人的面前,
展開了大道和低窪之處;
由每人自己決定,
他自己要走的路。」(阿森漢)

(十) 研讀手冊

  每一個團員應徹底研讀手冊,這是必要的。手冊是聖母軍的正式條文。其中很簡要地包括每一個真正的團員應知道的原則、規章、方法,以及聖母軍這個組織的精神。團員們,尤其是職員們,如不認識手冊,就不能適當地從事聖母軍的工作;相反的,愈了解手冊,工作的效果也愈大。不尋常而有趣的事會隨著時間而提高,質素也隨著量而增加。

  常聽人喊叫說:「手冊太長!」有時那些天天看很多報紙的人,而且看的時間相當於讀一大部分手冊,也這樣喊叫。

  「太長!太瑣碎!」試問一個讀法律或醫學或軍事學的學生,對於他們同樣厚的課本,那包括一切他所希望學到的特別知識,會講這樣的話嗎?相反的,他將用一兩個星期的短時間,把書中每一個思想都記住,甚至把每一個字都背下來。真是「世俗之子,應付他們的世代,比光明之子更為精明。」(路16:8)

  還有人這樣批評:「手冊中有許多過深的思想,太難的地方。我們的青年團員和程度比較低的團員不容易了解。為甚麼不為這些人把手冊簡化一點呢?」不用說,這樣的提議違反教育的第一條原則,即逐漸指導學生由已知到未知。假如一個人對一件事已完全了解,就不需要教育了;而且,如果沒有新的東西呈現在腦海中,教育就沒有作用了。一個學生既然不能第一次就完全明白課本,為什麼要求一個團員立刻就完全明白手冊呢?學校的任務和整個教育的觀念,就在把人不清楚的東西弄清楚,並把它作為知識灌輸給人。

  「手冊中的字句艱澀難明!」難道說是學不會的嗎?手中的字彙並不太高深;只要問問別人或查查字典就可以明白的。其實也不過是報紙所常用的字彙。誰聽說有人提議要簡化那些報紙呢?難道一個團員不應該為他自己,為他的教友生活,通曉一些為講解神修或聖母軍原理所必須的字句嗎?

  以上關於手冊的字彙所說的話,適用於對手冊思想所作的評論。這些思想並不難懂。「在教會的訓誨中,不會有一部分只是少數人能了解的道理。」(瑪奎總主教)事實上有無數的團員,甚至那些智識水準較低的人,也都能完全了解手冊的意思,而付諸實行。而且這些思想也是必須的。如果有人想盡好傳教的任務,就應對聖母軍手冊有相當的了解;因為手冊中的思想,無非是傳教工作的普通原理,也就是傳教工作的生命。假如有人沒有充分了解這些原理,傳教工作就失去了真意,即精神的基礎,也就沒有資格稱為教友的傳教工作了。在教友的傳教工作與泛泛的「善舉」之間,有著天壤的分別。

  所以團員們應吸收手冊中的傳教工作觀念,而支團應負起教導的責任。用閱讀聖書或訓話的方式,鼓勵團員們有系統地研讀手冊,這樣才能完成這部分訓育的工作。知識不可止於理論。每一件實際的工作要與有關的知識結合起來,這才有精神上的意義。

  有一次,有人問聖師多瑪斯怎樣才可以成為學者;他答道:「當讀一本書時,你讀到的或聽到的,要用心去好好地了解它。要把你的疑問弄清楚。」這位學問大師沒有指定一本特別的書,他的意思是指任何一本灌輸知識的書。團員可以把他的話作為一種鼓勵,徹底研讀手冊。

  再者,手冊也有一般教理的價值;它按照梵蒂岡大公會議的規定,簡要而完備地說明聖教會的道理。

  「聖文都辣雖然認為知識是內心的結果,但他也知道讀書必須勤勞。所以他引聖額我略的話,以加納婚筵的奇蹟,作為讀書的說明。基督並不是從無之中造出酒來,祂命僕人先把缸子灌滿了水。同樣的,聖神也不給人超性的聰敏智慧,除非人先把自己的缸子──心靈,灌滿了水──從書本上得來的知識。不努力,就得不到光照。明白永遠的真理是辛勤讀書的報酬,這是誰也不能避免的事。」(謝美理:方濟各對世界的福音)

(十一) 常為人靈服務

  團員應謹慎的判斷,把聖母軍的精神用在日常生活的一切事上,並常留心注意,找尋推進聖母軍事務的機會,來摧毀罪惡的霸權,拔除罪惡的深根,在罪惡的廢墟上,樹立起耶穌君王的旗幟。

  「路上你遇見一個人;他要求你給他一根火柴。你跟他談談罷!十分鐘內他就會問你有關天主的道理。」(杜梅寒)可是為甚麼你不先向他要一根火柴呢?這樣你就一定可以接近他,給他帶來生命。

  一般人的習慣,往往只能片面地去了解天主教和實行教友生活,好像天主教是個人主義的宗教,只求個人靈魂的好處,絲毫不理別人的靈魂。庇護十一世指斥這是「小圈子的天主教」。很明顯的,全心、全靈、全意愛天主,及愛人如己的誡命(瑪22:37,39),落在許多決意裝聾的耳朵裡了。

  如果認為聖母軍的要求只是小數人的一種聖德,顯然是犯了一個重大的錯誤。因為這些要求只是做教友的初步。若一個教友降到了比這要求更要低得多的地步,卻仍聲稱自己實際上愛了人,這是使人很難了解的事。愛人的責任是一條大誡命,也是愛天主的一部分。為此,缺少了愛人的心,教友這觀念便殘缺不全了。「我們必須同時得救,大家一起到天主跟前去。假如我們之中有人沒有帶別人到天主台前,天主將對我們說甚麼呢?」(貝歸)

  應不分彼此,給所有的人,個別地或集體地實施這樣的愛德。這不僅是感情作用,而是一種責任、服務和犧牲。團員應是基督教義吸引力的化身。基督的真光,若不經過許多明亮的光線──真正教友生活的實際榜樣──照耀人前,那麼基督的真光便一定不會反映在教友的普通要求裡。這要求可能下降到最低程度,只求不掉在地獄裡。這表示天主教己被剝奪了它崇高而不自私的特質,換句話說,這不是它應該的樣子,恰巧相反,它失去了吸引和維繫人的能力。

  職務也指紀律。常盡職就是嚴格遵守紀律。所以團員的談吐、衣著、態度和行為,雖是很平常的,也不能給人壞的影響。人家會在從事宗教活動的人身上吹毛求疵的。小小的過失,如果發生在普通的人身上,不會引起人多大的注意,但在團員身上,就被視為卑劣可恥,白費了他們為造福他人所盡的努力,這是合理的。難道勉勵別人努力向上的人,不應該有崇高的道德水平嗎?

  但在這方面,正如在其他所有的事上,必須有正確的動機。凡是心地善良的人,不應為了自己的缺點,而對傳教工作畏縮不前。假如這樣,傳教工作就要完全停頓了。他們也不要以為自己沒有聖德,而勸人勤修聖德,便是偽君子。聖方濟各撒肋爵說:「不是的!我們說的比做的好,並不是偽君子。否則,天主啊!我們怎麼辦呢?只好閉口無言了。」

  「聖母軍的宗旨,只在過正常的教友生活。我們說『正常的』,不是說『中等的』。現在有一種趨向。認為實行自己個人的教友生活,便是正常的教友,不必積極地關心別人的得救。這樣的想法,對於真正的教友和天主教本身,是一大諷刺。中等的教友不是正常的教友。似乎必須仔細地審查考核『好教友』的定義。如果一個人降到傳教工作最低程度以下,他便不可稱教友。這最低程度是不能少的,關係最後的審判,而所謂好教友大都沒有做到。這是個悲慘的局面;這是一個基本的誤解。」(徐南斯樞機:傳教工作的神學)

(十二) 祈禱與工作並進

  聖母軍雖然只給工作團員每日念連貫經的責任,但也殷切地希望他們每日念軍券上的全部經文。這些經文是輔助團員所應該念的。假如工作團員念的經,反比無數輔助團員所念的少,這是對工作團員的一種責備。不錯,輔助團員是不工作的;但是輔助團員為聖母軍所做的事,比不祈禱的工作團員還要多。這是與聖母軍的宗旨相背的;聖母軍是要工作團員作戰鬥的矛頭,而輔助團員只是刀柄。

  再者,輔助團員的熱忱和恆心,大都是因為他們深信自己作了補充犧牲的工作;這種犧牲工作,事實上是一種英勇的服務,遠超過他們自己的工作。為此,工作團員應樹立模範,提示輔助團員。但是如果工作團員的祈禱少於輔助團員,他就很難有甚麼提示;使人懷疑究竟誰為聖母軍服務得更好。

  每一個團員,無論工作的或輔助的,都應加入玫瑰會。玫瑰會給予會員的恩典很多。請參閱附錄七。

  「在一切的祈禱經文裡,都含蓄地呼求耶穌的聖名,雖然沒有明明地說『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因為耶穌是當然的中保,所有的要求都必須呈送到祂面前。再者,凡人直接求天主聖父時,或是拜託天神或某位聖人轉求時,雖然沒有用聖母的聖名,但是關於她的聖名,如同關於她天主聖子的聖名,也可以說一樣的話。正如在一切的經文裡,耶穌的聖名常被含蓄地呼求著,因為祂是唯一的當然主保,同樣的,聖母的聖名,也在所有的經文裡被含蓄地呼求著,因為她與耶穌是連在一起的。不拘何時,凡人求天主,實際上也就是求聖母;凡人求降生為人的耶穌,也就是求聖母;凡人求一位聖人,也就是聖母。」(布爾克:聖母)

(十三) 聖母軍團員的神修

  門徒說「這個我已不再是原來的我了,而是有了基督在我體內的我。」(迦2:20)神修是指把我們的思想,興趣以及關心都放在主的身上。而這方面的典範就是聖母了,她一直在朝著聖善的目標努力前進,在精神生活中的求進,大部分是在善心及愛心上的進步,而慈善的心亦在聖母的一生中不斷增長。

  所以人人都明白,任何身份與地位的所有基督徒,都被號召走向基督生活的飽和點及愛德的成全境界......每位基督信徒都被邀請,並有責任獲致聖德及本地位的成全(教會憲章40,42)聖善的事業是實際及可以達到的。「聖善所包含的就是對主的愛,而愛聖善的大業就等如愛主。」(聖亞爾豐索)

  「為了解在我們的生活中發掘天主目前的旨意,常包含以下幾點:聆聽天主的聖言和教會,熱切和恆久的祈禱,求助於一位明智而有愛心的神師,忠信分辨天主所給予的恩惠和天賦,以及個人生活的不同的社會及歷史的環境。」(平信徒勸諭58)

  支團對於團員的神修培育及聖善生活的發展有莫大的幫助。但必須注意,神修的指引都是由集思廣益而來的,而每位團員的情況及需求均可能不一樣,因此,必須配以個人的指引,使每位團員都可以獲得一些有智慧及愛心的神修指引。

  在基督徒的一生之中,有三個基本的要求:祈禱、克己及聖事,這三個要求都是有關連的。

  (1) 祈禱

  人的生活可分為個人及社會兩種,因此,祈禱也可以此作為分類,即個人的及社會的。教友在參與禮儀時,基本上是以個人身份進行的,但禮儀也可以在整個社群的水平上進行,因為社會是由個人經一些社會因素而形成的禮儀,例如彌撒及日課就是公開禮儀的一種。「基督徒需要和其他人一起祈禱,但他們同時也需要在一個私人的空間內向主祈禱,而且根據耶穌門徒的訓示,基督徒必須不斷的祈禱。」(禮儀憲章12)。「個人性質的祈禱包括:默想(或心禱)、反省、避靜、朝拜聖體、敬禮聖母,當然更重要的是念玫瑰經。」(神聖禮儀186)。「孕育基督徒的精神生活可使人們於參與各種社會活動時得益,以及防止禮儀中的祈禱淪為一種空洞而無意義的儀式。」(神聖禮儀187)

  個人閱讀及發展基督徒的確信均對祈禱生活有幫助。為此,教友們應根據個人的需要及能力,來選讀符合教會釋經方向的新約聖經(參考天主的啟示教義憲章12)及神修的經典書範。而在這方面的智慧指引尤其重要。聖人們的傳奇,若是寫得好的話,能作一個進入神修生活的大門。他們就是帶領我們邁向美善及英勇的綱領。聖人們就是可見聖善生活的道理及實踐。若我們時常去親近他們,我們亦會很快學到他們的優點。

  每一個聖母軍團員最少要每年避靜一次。避靜及自省的好處是能使我們清楚地知道在我們一生中應作的事情,因而會更專注地追隨它。

  (2) 克己

  克己的意思就是驅除自我以迎接主耶穌進入我們的生命裡,並更加圓滿地分享我們的生命。它亦代表自律,並為了愛主的緣故而去愛主及愛其他的人。我們需要克己,因為原罪使我們的智慧受損,減弱我們的意志,而我們的慾望促使我們輕易便犯罪。

  克己的第一個要求,便是意志堅定地去遵從教會對各種補贖的日子及季節。聖母軍的體制,若能好好地遵守,能為克己提供有效的鍛鍊。

  第二個要求是要歡欣地接受來自天主的各種人生的苦難、辛苦及失望。積極的看法是我們怎樣去控制我們的各種觀感,尤其是看的、聽的及說的。這一切均可以控制我們內在的記憶及幻想。克己亦包括克服懶惰、壞脾氣以及自私的傾向。一個做克己的人,對於他工作上或家庭中的人來說,都會顯示出他是一個勇敢及可愛的人。個人使徒的身分,能發揮友誼的真義,即藉克己能不畏艱辛地去以良善及細心去幫助朋友。「對一切人,我就成為一切。」聖保祿是這樣說過,「為的是總要救些人。」(格前9:22)。我們用於終止危險的傾向,及建立良好習慣的努力,對於我們犯過的罪以及其他人在耶穌腳下所犯的罪,都可算是一種補贖。若耶穌因我們的罪而受苦,那麼,我們便應跟祂團結在一起,若耶穌因我們的罪而要付出代價,那麼,我們這些罪人必須去改善。我們所犯的每一個罪行,耶穌都會為我們努力地補贖。

  (3) 聖事

  在聖洗中與基督聯合在一起,在堅振及在聖體聖事中,獲得強而有力的滋養,因為這些聖事在本手冊的其他章節中會詳述,在這裡我們提到的只是耶穌藉著他在世的執行者──天主教司鐸,去繼續施行他仁慈的寬恕。這聖事可被稱為告罪、補贖及修和。它是告罪,因為這是一個真誠的認錯;它是補贖,因它代表了改過;它亦是修和,因為透過這聖事,這個悔罪的人可以和天主、教會甚至全人類再次修和。這和聖體是有著極親密聯繫的,因為耶穌給我們的寬恕是來自祂自己的犧牲,我們在聖體聖事中所慶祝的就是耶穌為我們而死。

  讓每個聖母軍團員都去接受耶穌的邀請,在修和的聖事中和祂作私人的見面,而我們要經常及定期去做這件事。「因為這樣我們才可以在真正認清自己及在基督徒應有的謙恭下成長。那時,壞習慣會被連根拔起,對信仰的忽略及冷感可避免,良知會被洗滌及強化,得到信仰上健康的指導,而且善意會因聖事的效益而有所增加。」(基督奧體87)聖母軍團員可在嘗過修和聖事帶來的好處後,要邀請其他人透過修和(告解)來分享這些好處。

  總括來說,救贖及聖化人靈和將世界轉成基督化,必須要依靠大家把耶穌迎入自己的靈魂之中,這就是最重要的問題。

  「瑪利亞的靈修,並與她有關的敬禮,及在世界不同的民族及基督團體的經驗,提供了豐富的資源。在這方面,我記得在眾多靈修的見證及導師之中,聖類斯葛利寧建議藉瑪利亞的手將自己奉獻給基督,這為基督徒提供了一個好方法去實踐他們在受洗時所作的承諾。」(救世主之母通諭48)。

  「我們的信仰生活及信理是有一個活的聯繫,信理是我們信仰大道的明燈,它光照我們,使我們在旅途上得到安全。另一方面,若我們在生活中沒有行差踏錯,那我們的頭腦及心都將大開,以迎接從信理中所發出的光芒。」(天主教教理89)

(十四) 聖母軍團員與基督徒的使命

  聖母軍倡導的是怎樣去好好生活,而不是教人做好一件工作。它為聖母軍團員生命中遇到的各種問題,及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提供了訓練。若聖母軍團員只在聖母軍開會及工作時才把自己當成聖母軍,那麼,他們還沒有明白聖母軍的真義。聖母軍的目的,是為了幫助團員及與它有接觸的人去做好基督徒的使命。這個使命源於洗禮,透過洗禮,受洗的人就變成另一個基督。「我們不但變成其他的基督,更要變成基督自己。」(聖奧斯定)

  在受洗中我們加入了基督的世界,祂教會的每一位成員都扮演和祂一樣的角式:司鐸、先知及君王。

  透過公開及個人的崇拜,我們參與了基督司祭的使命。崇拜的最高形式就是犧牲。信仰中的犧牲,使我們奉獻自己及所有的活動給我們在天的天父。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講及教友的使命會說:「因為他們的一切工作、祈禱、傳教活動、夫婦及家庭生活、每天的辛勞、身心的消遣等等,如果是因聖神而作的,甚至忍受生活的艱苦,都會變成精神的祭品,經耶穌基督而為天父所悅納(參閱伯前2:5)。在舉行彌撒時,與主的聖體,虔誠地奉獻給天父。這樣以敬天主的資格,處處表現聖德,教友們便為天主聖化世界。」工作、祈禱及使徒的承諾、家庭及已婚生活、每日的工作、身心的鬆弛都是為基督而完成,甚至生命中的各種被克服的困難,都可透過耶穌基督而變成天父悅納的犧牲。在聖體聖事中,這一切都可成為最適當奉獻給主的禮物,就像主的身體一樣的適合,因而使世俗的人把世界奉獻給主,使各地的人都因這些神聖的行動而朝拜主。(教會憲章34)

  我們分享基督的先知(訓導)使命。「祂用生活的證據和聖道的能力,揭示了天父的王國。」(教會憲章35)作為普通的教友,我們能力及付予責任,去接受聖經中的信仰,並以說話及行動去宣揚它。我們為其他人可以提供的最佳服務,就是宣揚信仰的真理,例如,天主是怎樣的、人的靈魂是甚麼、生命的意義是甚麼及人死後的事情等,所有的一切,最重要的就是我們的主基督,祂是真理的本身。我們不需要我們所倡議的去爭論或提供證明,但我們卻必須明白及活出這些真理,了解真理為我們帶來的好處,及明智地去宣講真理,宣揚它們的意義,以引發其他人對它的興趣,甚至主動去了解它們。

  聖母軍團員的身份,能幫助我們去了解並實踐我們的信仰。它亦誘導我們及給予我們經驗,使我們對陌生人宣揚福音。但最需要我們經常在家中、學校、商場、工作、社區及娛樂活動中對所遇到的人發揮福傳的精神。這些都不是聖母軍的一般活動,但這些人卻實在需要我們的關心。

  我們參與基督的君王使命,在於克服我們內在的罪惡王國,及其他人為我們提供的服務,因為統治的另一面就是服務。基督說,祂是世上的目的是為了服務人群而不是受人服侍。(瑪20:28)總括來說,我們分享基督的這個使命,就是把我們所有的工作都做好,不論是在家裡或外出,要認清我們的工作都是因主之名及為其他人服務而做的。把工作做好,就是繼續推動創造世界的力量,使世界變成一個更好及更可愛的地方。作為一個普通的基督徒,能夠用聖經的精神去宣揚及改善世俗的秩序,是一項光榮的使命。

  我們在聖母軍的誓言中,希望我們能夠成為天主得心應手的工具。誠然,我們所有行動,都應是被這個超自然的力量所帶動的,但我們的世界,亦要為主提供最佳的工具。

  基督是一個神聖的人物,但祂的人性亦影響了祂的行動、祂人性的智慧、祂的聲音、祂的視線及祂行為的模式。人類,尤其是最能看清一切的小孩都愛在耶穌的身旁。祂是每個人最受歡迎的客人。

  聖方濟各這個人,他的行為及舉止,曾帶領很多靈魂到主的面前,他建議每一個欲行善的人,都該培育一些小美德,如友善、禮貌、好的舉止、為他人設想、忍耐及了解,尤其當在困難的時候,更需要後者。

  「血緣意味著在耶穌及瑪利亞之間有著一些共通點,關於構成、特徵、愛好、品味、美德,不但是因為血緣經常引發這些共通點,更是由於在瑪利亞來說,她的童貞受孕是一件超自然的事實,是一種超性的事實。這個恩寵促使這個自然的定律在她身上應驗,在她體內發揮,使她成為一個在任何方面都能代表她那神聖兒子的真實形象。因此,所有看見她的人,都會讚嘆那最優美的耶穌基督的形象。這個母子關係,亦同樣地在瑪利亞及耶穌之間,建立了一個不單是有關交往及生命共享的親密,但亦有關於交心及秘密的交往,因此,瑪利亞就如一面鏡子反映了耶穌的思想,情感、渴望、意欲及目的,而耶穌自己卻又更清晰地如一面無暇的鏡子般,反映出聖母那些有關純潔、愛、虔誠及偉大善心的奇蹟,而這些奇蹟又正是聖母靈魂之所繫。故此,聖母可以用比耶穌門徒更充份的理由,說現在的我已不再是原來的我,而是耶穌活在我內的我。」(聖母的智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