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擴軍和徵募

  (一) 發展聖母軍,不只是高級部門的任務,也不只是區團職員的任務,而是區團每個團員的任務,而且也是每一個聖母軍團員的任務。每一個團員必須認清這一事實,並不時檢討自己是否盡好這份任務。用訪問或通信來感召他人,當然也是盡好這份任務的一個方法,不過各人還可以想出其他特殊的門路來。

  擴展聖母軍到世界各地的推動力,並沒有在許多地方出現。我們敢說,這樣的地方是多麼少。假如許多地方都能有這種推動力的話,聖母軍早已遍及世界各地了,耶穌的田園裡也早已充滿志願的工人了(路10:2)。所以應常使團員們注意發展聖母軍和徵募團員這些重要問題,使每一個團員都深深地自覺到這方面的任務。

  (二) 一個能力強大的聖母軍支團,會產生極大的好處。我們可以這樣假定,多成立一個支團,便能產生兩倍的好處。每一個團員(不只是職員們),應該努力去實現這件事。

  一旦發覺團員的報告和議事程度,為了要準時閉會而經常被縮短,就證明這個部門已到了要分設支團的階段;不僅是希望分,而且是必須分了。假如不分的話,將會陷入人數過多的狀態,降低團員們的工作興趣,減少團員的人數。支團到了這地步,不僅喪失了給其他支團灌輸生命力,連自身也要難保了。

  有人提議說,不必在一個地方再成立一個支團,現有的團員已足以應付所有的需要。為反駁這個說法,應再強調說,聖母軍的首要宗旨,是聖化自己的團員,並經過團員而聖化自己的團體;所以,只為了這個緣故,增加團員一定也是聖母軍的一個主要目的,這是很合邏輯的。有時為新團員們籌劃工作,在小地方上可能是個難題;雖然如此,新團員還是應該取錄並徵求的。聖母軍總不應該有限制自己的想法,否則它就會將那些比現有的團員更優秀的份子都擯棄於外。當首要的工作已經完成時,就應往深處尋求。工作是使機器發揮效能的因素,所以一定要找工作,而事實上,工作往往就在眼前。

  在已有聖母軍的地方,應努力從現有的支團裡,調動一些職員和相當數目的新團員,為成立新支團。支團應以能夠供應最好的份子視為莫大的榮譽。這也是從一個支團分出新支團的最好方法。一個支團因這樣供應自己的團員而人數缺少時,他們的空缺很快就會填補的,同時它的傳教工作也要得到更多的降福。

  在沒有聖母軍支團的城鎮或地區,可能找不到有聖母軍經驗的團員。在這種情形下,創立新支團的人,就應更多多研讀手冊,以及一些可能找到的註釋之類的書籍。

  在一個新地區成立第一個支團時,最好盡量進行各種不同的工作。這樣可以增進開會的興趣,並使支團健康,同時團員們不同的技能和興趣都可得到照顧。

  (三) 對於徵募團員這問題,這裡需要提出一句警告。在徵募時要求過高是危險的。當了聖母軍團員有相當時間的人,水準自然比一般人高。惟考慮新團員時,應考慮這一點;如以舊團員經過多年才能達到的水準去要求新團員,這是不對的。

  各支團所徵募的新團員人數很少。它們往往以找不到適當的人為推辭;但是如果把一切的情形考察一下,就會覺得這種解說是不合理的。有人認為錯誤幾乎常在支團自己,或是:

  1.沒有好好努力徵募團員;就是說,支團裡,個人和全體都忽視了徵募團員的任務;或是
 

  2.支團在徵募時,犯了錯誤,對可能成為團員的人,使用過嚴的考驗,若放在原有和現有的基本團員身上也不合格。

  那些負責的人自辯說,他們不願意冒險,讓不合適的人滲進來。但是他們也不能把少數人拒於門外。如果在過分嚴格與過分濫收中取捨,前者的錯誤更大,因為它將因人員缺乏而扼殺教友的傳教事業。至於濫收團員,只會產生錯誤,而錯誤是可以補救的。

  支團應採取的是中庸之道,但有時也需要冒一點危險。要確實知道一個人是否合格,唯一的方法就是實際的試驗。如有一個不合格的人進了聖母軍,在工作的壓力下,他很快就會退出的;這是真正保障之法。

  誰聽說過,要徵募一支新軍隊,因為怕不合格的份子滲進來,就放棄徵募了呢?軍隊的制度就是為大量訓練中等人才而建立的。同樣的,聖母軍既是軍隊,就必須廣收團員。當然,聖母軍有它取錄團員的標準;但這標準不得超過良好或中等人才的能力。聖母軍的神修和編訂的制度,目的是為訓練管制那些需要教導的人,不是為培養出眾的超人。所以聖母軍不可只取錄一些大聖大賢的人;他們絕不能代表普通的教友。

  總而言之,我們的顧慮不在於少有人合乎團員的資格,而在於少有人願意負擔聖母軍的工作。這一點又引起其他的問題;
 
  3.有些合乎團員資格的人,因支團的氣氛過分嚴肅、呆板,或不合他們的性情,而不願加入聖母軍。

  聖母軍取錄團員,不只限於青年,但應特別招攬青年,及迎合他們的需要。如果聖母軍不能吸引青年,將失去它大部分的宗旨;因為凡不能吸引青年的活動,決不能有廣大的影響力。再者,青年是未來的關鍵。青年們的正當要求,理應受到人們的了解接納。光明、慷慨、熱誠的青年,不得因為聖母軍的標準不適於青年,或令人掃興而被摒棄於外。
 
  4.常有人推辭說:「我沒有空。」這話可能是真的。大部分的人都沒有空餘的時間。不過,他們不是把時間用在宗教活動上;他們把宗教活動列在最後。他們的生活是依照一種錯誤的價值等級;使他們明白這一點,為他們真是莫大的幸福。傳教工作應居首位,其他的事理應屈居其下。

 
  「每一個修會的首要規則,都是求其自身的常存,發展它的傳教活動,遍及世界各地,盡量達到更多的人靈。『增長、繁殖、充滿大地。』(創1:28)這條生命律,對進會的人,等於一個天職,自動加在他們身上。沙米納德神父加以這樣的說明:『我們必須為聖母而去獲取勝利品,使那些和我們一起生活的人明瞭,附屬於聖母是如何甜美的一件事,為吸引許多人加入我們前進的行列。』」(聖母會士:聖母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