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團員的忠誠

    組織的全部概念,就是集合眾人在一起。由聖母軍團員到各級職員,假若他們減少了一分其中應有聯繫的原則,他們離開生活的原則也就遠一分。

      在一個志願的團體中,聯繫的關鍵就是忠誠:團員對支團忠誠;支團對區團忠誠;這樣逐級而上,一直到聖母軍總部;各地的聖母軍對教會神長忠誠。真正的忠誠,將使團員和支團畏懼獨立自主的行動。在一切的疑慮上,在一切的困難中,以及遇到新的工作或創業時,一定要向上級請示。

      忠誠的結果便是服從。服從的實證,是迅速地接受一切不合己意的環境和決策;而且必須注意,要愉快地接受。這樣迅速而由衷的服從,常是不容易的。有時這樣做需要頗大程度上違反人的本性傾向,則必須具有英勇的精神;事實上,這樣的服從,確實等於一種致命。聖依納爵在討論這問題時,也這樣說:「慷慨努力決心服從的人,有很大的功勞;服從的犧牲相似致命。」聖母軍期待它各地的孩子們,要有這樣的英勇精神,愉快地服從各級的上司。

      聖母軍是一支軍隊,是最謙遜的童貞聖母的軍隊。在每天的工作上,它更加應該表現世間軍隊所大量表現的:英勇和犧牲,甚至最大的犧牲。對聖母軍團員,也常提出非常高的要求。不是常要他們如同世間軍隊那樣粉身碎骨而死,而是要他們在精神的事上光榮地升得更高,準備著要犧牲他們的情感、判斷、獨立、驕傲和意志,為在上級命令之下,接受逆意的傷痛和全心服從的死亡。

      鄧尼森說:「服從既為規矩的約束,抗命就是一種重大的損害。」但聖母軍的生命線,不只因故意的抗命而被分裂,職員們疏忽出席開會或通訊的任務,也一樣切斷本團或部門與聖母軍生命主幹之間的聯繫。此外同樣損害聖母軍生命的,還有那些職員或團員;他們雖然參加開會,但因不知甚麼緣故,他們的態度是在鼓動分裂。

      「耶穌服從了祂的母親。你們都讀過,聖史們所告訴我們的,關於耶穌與聖母聖若瑟在納匝肋過的隱居生活,完全是『祂屬於他們之下』,『智慧與年齡俱長』(路2:51-52)。在這件事上,有甚麼與祂的天主性不合的嗎?當然沒有。聖言降生成人,委屈自己,甚至取了和我們一樣的人性,只是沒有罪。祂自己說:『我來不是為受人服侍,而是為服侍人』(瑪20:28),是為『服從而死』(斐2:8)。這就是為甚麼耶穌要服從祂母親的緣故。在納匝肋,祂服從了聖母和聖若瑟;這兩位天主特別安置在祂跟前的特寵者。在某程度上,聖母分享天主聖父的權力,管理祂聖子耶穌的人性。耶穌對於天主聖父所說的話,也能適用於聖母:『我常做她喜歡的事』(若8:29)。」(馬彌榮:基督是靈魂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