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開會與團員

(一) 尊重開會
 
  在自然界無論何處,傳遞能力全看有無聯繫。在聖母軍的體制中也一樣;可能在某一方面發生極嚴重的阻斷。一個團員也許來參加開會,但他絲毫沒有得到,或者得到很少的啟示、熱誠和力量;而這一切都是聖母軍的生命所在,如同前面所講過的。在團員與開會之間應有一種聯繫;這種聯繫不是機械式地參加開會。其中應有一個因素,它使團員參加開會,成為團員與開會之間有效的聯繫。這個因素就是尊重開會。聖母軍體制中的一切都有賴於團員對開會有這種尊重的心(表示服從、忠誠和重視)。 

(二) 支團必須值得尊重
 
  一個團體,達不到超乎一般團員的水準時,便已失去做領導的第一要點,不會再受到團員的尊重。

(三) 支團應尊重規則
 
  團員越尊重支團,越能獲得聖母軍的生命。團員精神的主要點既然在於努力達到完美的地步,所以支團應設法爭取團員們至上的尊重,為能影響他們。支團要團員們尊重它,而自己卻不尊重工作應守的規則,這等於在沙上建築。為此,本書一再強調,必須嚴格遵守所規定的開會程序和一般的進行方式。

(四)支團應是堅定的模範
 
  聖母軍要求在開會中的言語和行動,應是團員們的模範,連對最熱心的團員也是如此。支團的生活應是多方面的,如此才能盡這任務。個別的團員可能因疾病、假期或其他難免的情形,而不能完成團員的職務。至於支團,包括的人很多,不會大家同時受阻;所以支團可以超出個人的限制。除了實在不能開會之外,無論甚麼緣故都不得阻止支團的週會。如果在規定的日子內不能舉行,就應改在另外一天開會。大部分團員缺席,不能構成不開會的理由。只有少數幾個人開會,也比根本不開會的好。當然,在這樣的開會堙A只能做些小小的事情;不過,支團總算盡好了它最重要的任務。日後的開會也可以由團員對開會表示的尊重而得到很大的好處;因為不管團員們的弱點、錯誤,以及個人的雜務,開會依然進行,屹立不變,這樣也反映教會的主要特徵。

(五) 溫度與光線
 
  會場內光線應充足,溫度應適宜;否則會使愉快的開會變成受苦的補贖,嚴重地損害支團的前途。

(六) 座位
 
  應預備一些椅子,至少亦需備橩子,為開會時用。假如團員們散坐在教室的書桌上,或其他權作座位用的東西上,將構成一種紊亂的氣氛;這對於聖母軍有秩序的精神是很不利的。

(七) 支團必須在適宜的時間開會
 
  許多團員日間要去工作。為此,聖母軍普通是在晚上或星期日開會。但也有不少團員是在晚上工作的;應定一個適合他們的開會時間。
 
  同樣也要顧慮到那些工作時間按期改變的團員。如有兩個支團開會的時間大不相同,可以彼此合作來適應這樣的團員。團員們可以按著自己有空的時間,輪流參加二個不同支團的開會。為能保證團員們繼續參加開會和工作,支團必須與每個團員保持密切的聯繫。

(八) 開會時間
 
  從指定會議時間開始,開會時間不得超過一小時半。如果屢次必須中止討論或匆促地討論會務,才能按時閉會,這便證明支團事務太多,需要考慮分設支團。

(九) 開會時間太短
 
  開會時間的最低限度,沒有文明規定;但是如果經常開會不滿一個鐘頭(其中念經、讀聖書和記錄、訓話等已佔去半小時),那便表示在某方面有問題。不論是在團員的人數,或工作的份量,或報告的性質,如有不對的地方,都要予以糾正。在工業界,如果產品有廣大的市場,而忽略發揮機器的全部效能,一定認為是重大的錯誤。同樣的,應盡量使聖母軍的系統發揮到極點。因為沒有人可以說,不需要最高度的精神產品。

(十) 遲到或早退
 
  遲到的團員應誦念軍券上玫瑰經前面的伏求聖神經文及其後的熱心短誦,但失去了支團的玫瑰經,便無法補上。同樣的,因有事而要早退的團員,須先請團長許可,然後誦念閉會經及其後的熱心短誦。
 
  不論在怎樣的情形下,不得許可團員經常遲到或早退。當然,這樣的團員也完成了工作,作了報告,但是滿不在乎地不念開會經或閉會經,自然使人以為他的心不同意,甚或反對聖母軍的精神,即實際祈禱的精神。這樣的團員對支團是有害而無益的。

(十一)良好秩序是紀律的基礎
 
  (1)開會的設備要完全遵照規定。 (2) 職務要依次相繼完成。 (3) 辦理事務要按照定章。 (4) 到處都有聖母的特點;這是秩序的主要關鍵。聖母軍就靠著上述四點,在團員們身上發展這紀律的精神。沒有這樣的精神,開會就等於一顆清醒的頭長在癱瘓的身上,既不能管制各肢體,又不能推動它們,或成全它們。沒有紀律,團員們只是順著人性自然的趨向而工作,或盡力不受管制,隨 自己有時的高興,按著自己喜歡的方式而工作;這是不會產生好結果的。

         反之,為了宗教目的而自願遵守紀律,這將是世界上最大的力量。這種紀律是所向無敵的,它毫不猶豫地做事,但不帶絲毫冷酷無情的意味,由衷地服從教會當局。

         聖母軍在它紀律的精神特點上,擁有一樣寶物,也可以向外發散出去。這是個無價之寶,因為世界徒然輾轉在極權和放任的兩極之間。沒有內心的紀律,卻在外表上用那來自傳統或暴力的嚴格紀律來掩飾。如果個人或團體只靠這外表的紀律,那麼一旦失去了它,如發生危機時,這個人或團體也就隨著要倒下去了。內心的紀律雖比任何外表的紀律重要千萬倍,但這並不是說,外表的紀律便毫無重要性。事實上,內心的紀律和外表的紀律是相互為用的。這兩種紀律配合得當,再加上宗教的動機,我們便會到了一股合編的繩;聖經上說:「它是不容易斷的。」(訓4:12)

(十二)準時至上
 
  不準時便不能完成天主的那項命令:「整理你的屋子罷!」(依38:1)如果一個組織訓導它的人員不守秩序,就是徹底毀壞他們。不僅如此,也喪失了良好教育和紀律的基礎的那種尊重。不準時就是將一些最重要的事項疏忽了,而這些事項本來是很容易做到的。這樣糊塗的事,就如俗語所謂,為了半個便士的柏油而破壞了全船一樣。
 
  有時桌子上放著錶,但它對開會的進行毫無影響。有時在開會的開始、中間或結束時,看看桌子上的錶,但沒有一個人看著錶來控制工作報告和討論事項的。殊不知守時間和守秩序的原則,應從頭至尾運用在每樣事情上。
 
  如果職員們犯了上述的錯誤,團員們應該抗議;否則便是慫恿及幫助他們犯錯誤。


(十三)念經的態度
 
  有些性情急燥的人,覺得很難鎮靜,連在念經時也是這樣。這種領導上的錯誤,能使整個支團念經時態度不恭敬。事實上,念經時普遍犯的毛病就是念得太快,好像根本不理會下列的勸告:團員們念經要好像聖母親自在他們中間,而不是只對著她的像。

(十四)念經與開會合一
 
  不時有人主張,團員們先在聖體前念玫瑰經,然後再往開會會場。這個提議,從聖母軍主要的總原則--開會的一元性來看,是不能接受的。由於開會是一元性的,所以會中的一切事務都帶有祈禱的特性(這可產生英勇和努力的優良效果)。假如重要的經都在另外一個地方念,便失去了這種特性。這項變更將改換整個開會的性質,而建立在開會上的聖母軍也就因此要起變化。這樣產生的組織,不論多大成效,根本已不是聖母軍的組織了。所以,減去現有的玫瑰經或任何其他部分經文的提議,不管有甚麼重大的理由,都是不能接受的。玫瑰經之於聖母軍的開會,有如呼吸之於人身。

(十五)聖堂中敬禮與開會
 
  基於上述的理由,一個支團,在開會前,已經在聖堂裡或參加別的敬禮時念了聖母軍的經文,必須在支團開會時重念全部經文。

(十六)開會時的特別經文
 
  常有人問,開會時念的經,可否用作其他特殊目的。因為許多人提出這樣的要求,所以必須規定一下:(1) 有關支團開會的經文能否獻其他的特殊目的,原則上,這些經文只能按著聖母軍的王后聖母的意向念,不能用來為任何別的目的。 (2) 假如在聖母軍的經文以外,為了特殊的目的,再加念一些別的經文,原則上,聖母軍原有的經文已經夠長,平常不應再加別的經。不過我們也承認,有時聖母軍的特殊情形需要特別的祈禱,那麼在普通的開會經文外,可以加念一些短短的經文。但必須聲明,這種加念經文的情況是極少發生的。(3) 我們可勸告團員們,可以把這特殊的意向放在私人的祈禱裡。

(十七)工作報告是否違反謙德
 
  有的團員想掩飾自己的報告作得不好,便說他們認為把自己做好的好事公佈開來,是違反謙德。但是這樣的說法是假裝謙德的驕傲;詩人稱它為魔鬼犯罪的技倆。所以團員們必須慎防,以免在這種思想之下狡猾地匿藏著的不是謙遜,而是驕傲,是不願意自己的行動受到支團的管制。真正的謙遜難道會使他們立下這種不正確的榜樣,叫別的團員效法了,毀滅整個支團嗎?一定不會的。基督化的誠實要團員們避免標奇立異,馴良地服從組織的章程和管理,並盡好自己在建設開會上重要的職分。前面已經說過了,每個報告是建設開會用的一塊磚。

(十八)和諧是合一的表現
 
  和諧是開會中愛的精神的外在表現,應佔最高的地位。為聖母軍來說,工作效能,亦決不可少了和諧的意思。沒有和諧而完成的善事,其成效是值得懷疑的。凡是違反和諧的缺點,應在聖母軍中避免,正如毒蛇猛獸一樣。自我獨斷、吹毛求疵、脾氣怪僻、熱諷冷嘲、高傲自大等,一進入會場,和諧便消失了。

(十九)關心每個人的工作
 
  開會起始,大家一齊念經,人人知道大家一律平等地參加開會。這種平等參加開會的感覺,應是會中以後每項環節的特徵。所以在開會的時候,一概不許團員們彼此私自談笑。應使團員們明瞭,每一件事不僅對負責它的一兩個人有關係,而對在場的眾人也有關係;所以每一個人應對報告中所談的工作對象及內容表示關心,而不是只在旁聽別人的工作報告和討論。再者,團員們應盡量利用開會的每一分鐘,不但應用心聽別人有趣的報告,也應有一種休戚相關的感覺,如同是自己的事一樣。

(二十)保密性的重要
 
  團員們每月所聽到的經常訓辭,應使團員們深明在聖母軍體制中保密性的重要。
 
  軍人沒有勇敢固然可恥,但叛逆的行為卻是更壞。把開會時得知而應保密的事說給外人聽,便是叛逆聖母軍。不過,一切事情都有一個理由。有時會遇到熱誠偏激的人,他們以為愛德要求團員,在報告訪問冷淡教友的事件時,不應向支團說出被訪問者姓名。

        表面上看來,這是一個值得贊成的建議,內裡卻藏著一個錯誤,並且威脅聖母軍的生命;因為在下列情形下,聖母軍無法工作: 
  
(1) 採取這樣的辦法,違反一般團體的慣例:所有的團體都習慣討論自己的事。
   
(2) 根據這辦法所得的結論,就是同去探訪的人彼此間也應互守秘密。 
  
(3) 行動、認識,以及愛德的單位,不是個別的團員,也不是那兩個同去訪問的人,而是整個支團。一切尋常事件的詳細經過,支團都應該知道。如報告不說明詳情,便等於解散這單位。這樣藉口修愛德,卻損害了真正的愛德。 
  
(4) 團員守的秘密與司鐸執行神聖職務時應守的秘密不同。團員的秘密是在探訪時得來的,略比一般人知道得多一些而已;而且這種秘密往往已在附近各地家喻戶曉了。 
  
(5) 免去團員作詳細報告的責任,無異把聖母軍體制中這麼重要的微細管制的觀念消除了。支團不能提供有效的勸告、指導和批評,也就喪失了它存在的主要意義;而藉著工作報告所給予團員的教育和維護,也就無法進行了。除非團員作出的詳細報告,能使支團有效地作出監管,否則可能發生的會是對聖母軍不利的。 
  
(6) 最不好的是連守密的責任也鬆弛了;不過,假如支團是能夠教導並控制團員的話,那便一定能夠保證團員好好地保守秘密的(這是現時所能持守的)。假如這個控制力被削弱了,嚴守秘密的責任也就隨著削弱了。總而言之,支團不僅是修愛德守秘密的單位,也是愛德和守秘密的主要支柱。

        會中所作的報告,應視作家庭中所討論的秘密;團員們也一樣可以自由參加,除非發覺秘密被人洩露了。就是如此,補救的辦法不是在於限制報告,而是開除洩露秘密的人。

        當然我們也承認,偶而也有非常特殊的事件,要人絕對守密的。在這情形下,應立刻向指導神師請教(如他不在,則向其他有資格的人士徵求意見),由他指示辦法。

(二十一)自由發言
 
  開會時提出不同的意見,是否有違開會的定章呢?支團的氣氛不是統治式的,而是家庭式的。所以歡迎團員們發表合理的言論。當然發表言論時,不應帶有挑戰的語氣,或對職員表示不敬。

(二十二)開會是團員的支柱
 
  人類的通性是急欲看到工作的結果;等到看到了結果,又生不滿之心。外表上的結果,不一定證明工作的成功。有的團員只一舉手就得到結果,有的團員卻經過英勇的堅持奮鬥,還是毫無所得。如果認為這是浪費精力,那麼接著就要放棄工作;只以結果來評價的工作,等於流沙,不能長久支持普通團員的。團員們的支持在於:祈禱、禮儀、崇高的氣氛、工作的報告、優良的同伴、紀律的吸引、生動的興趣、真正的秩序;而這樣的支持是必要的,這一切形成支團的週會。
 
  在開會中不該有浪費努力的想法,因而減少團員彼此之間的聯繫;卻該把團員們團結得更密切。一週一週地相繼開會,使人覺得支團好似一架走得很好的機器,一定會達到它預期的目標,並確保工作的成功;團員的恆心要靠這一點。請團員們把思想放遠一些,在這架機器上看到聖母為拓展她聖子的神國的武器。團員們就是這件武器的零件。武器的效能要看團員們為它工作的情形而定。如果他們是忠誠的團員,它就能發揮最好的效能,聖母也就能利用它來得到她所期待的結果。這些將是圓滿的結果,因為「只有聖母完全知道,那裡有至高者的最大光榮。」(聖類思葛利寧)

(二十三)支團是聖母的「臨在」 
  
       這一段勸言,目的是在使個人更密切地與整體結合起來,為了教會的正式牧靈工作全面的利益。在全體的傳教工作與個別傳教工作之間的關係,可以比作禮儀與私人祈禱之間的關係。

        傳教工作是與慈愛的聖母聯合著,並由她支持的。「聖母把那重建一切生命帶給了世界。為此,天主使他富有一切相稱於這項職責的恩寵。」(教會憲章56)她藉著那些願意協助她的人的工作,繼續盡善這項職責。支團使一群熱切的靈魂聽由聖母支配;協助她去工作,她一定會接受他們的協助的。所以一個支團可以設想自己是聖母臨在的一個地方。聖母將用支團來顯示她獨有的恩寵,並再度表現她的母愛。為此,一個忠於自己理想的支團,在它的四周可望產生生命、革新、復原和解決答案。有問題的地方,應採用這個精神原則。

       「要放低你的肩膀,掮起她來,不要因她的束縛而煩惱。要全心親近她,全力遵循她的道路。……她的腳鐐要成為你有力的護衛,堅固的基礎;她的枷鎖要成為你光榮的服飾。在她身上有生命的美,她的桎梏是有益的束縛。」(德6:2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