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其他各級團員

      在一般的工作團員以外,聖母軍還有其他兩種團員。


  (一) 御侍團員

  御侍團員(註一)是高級的工作團員;他們除了一般團員的普通責任外,又加上:(1) 每日念軍券上的全部經文;(2)每日參與彌撒及領聖體。團員不應因怕自己不能天天參與彌撒及領聖體,就不做御侍團員;因為誰也沒有把握,說自己能夠這樣做。凡一星期內不會超過一、兩次不能參與彌撒領聖體,便可放心登記做御侍團員;(3)每天念教會審定的某種日課經,尤其是大日課經的主要部分(如晨經和讚美經,或其他各時經)

   偶而有人建議,用默想來代替日課經,或者任由人在二者中選擇。但這個建議與御侍團員的本意不合。御侍團員的原意是要把團員結合在基督奧體偉大的活動中。團員的實際工作是分擔教會的傳教工作;而御侍團員的目的,是更深一層地進入教會的集團生活裡。很明顯 的,為達成這個目的,一定必須參與彌撒和領聖體,因為這些是教會禮儀的中心,天天重演教友的崇高行為。

  在禮儀上僅次於禮儀中心的就是日課經;這是教會集體的禱詞,是基督在教會中祈禱。在每一種日課經中都有聖詠。聖詠是天主聖神啟示的歌詞。我們念它,可以更接近天主聖父所喜歡聽的那種聲音。為此,聖母軍給御侍團員所定的條件是念日課經,而不是作默想。

  林總主教給他的團員們說:「聖寵既在我們身上發展,我們的愛就應採取一個新的方式。」念全部日課經,為那些能夠這樣去做的人們,能夠把愛大為擴張。

   團員應了解以下幾點:
  (1) 御侍團員只是一種等級,不是聖母軍內外另外一個組織。所以不應為御侍團員特別成立一個支團。
  (2) 御侍團員的等級應只視為個別團員的私人許諾。
  (3) 不許使用任何精神上的壓力,為獲得更多御侍團員。因此,雖然應常常鼓勵團員們做御侍團員,但不可把名字公開地記下來或講出來。
  (4) 御侍團員的名字可登記在另一本特別的名冊上。
  (5) 指導司鐸和團長應設法增多御侍團員的人數,但也應該與現有的御侍團員,保持接觸,這樣使他們不致對御侍團員的任務感到厭倦。

   如果指導司鐸願意自己的名字登記在御侍團員的名冊上,將加強他的團員身份,並使他 與支團聯合得更密切,同時這也有助支團產生更多的御侍團員。

  聖母軍對御侍團員的期待很大。御侍團員可以幫助團員的生活以祈禱的方式和天主聯合得更為密切。御侍團員在聖母軍的體制中好像是一個祈禱的心臟;許多的團員要日益把自己埋藏在其中。這個祈禱的心臟必然影響整個聖母軍精神的輸送,使聖母軍在一切工作上,愈來愈有信賴祈禱的精神,愈來愈使它明白,它主要而真正的任務是聖化它的團員們。

   「你們必須增長;這事我很明白;因為這是你們的任務,這是符合教友名稱必須做的事,這是承受宗徒遺產的特徵;不過,只求物質方面的擴張,而無相對的精神表現,將是一件幾乎不堪預料的事。」(紐曼樞機:教友的現狀)


  (二) 輔助團員
   司鐸、會士,以及普通教友,都可以當輔助團員。凡不能夠或不願意承擔工作團員的職務,但願以聖母軍的名義祈禱,與聖母軍聯合起來的人,都稱為輔助團員。

  輔助團員分為兩級:
  (1) 初級的,他們是單純的輔助團員。
  (2) 高級的,他們是特別的協理團員。

  輔助團員沒有年齡的限制。

  輔助團員不必直接為聖母軍奉獻自己的祈禱工作,只要他們為恭敬聖母而奉獻就夠了。所以從輔助團員的工作方面,聖母軍可能一點也得不到甚麼;聖母軍也不希望接受那些對別處更有益的東西。但由於這是聖母軍的工作之一,很可能聖母軍的母后會照顧聖母軍的需要的。

  但很希望所有聖母軍的工作都獻給聖母,作為一件毫無保留的禮物,由聖母任意支配。這樣會提高工作的慷慨性,也增加它的價值。為把這目標常放在眼前,每天要念某種奉獻經,例如:「無原罪聖母,諸寵中保,我把我的祈禱、工作、痛苦都獻給妳,隨妳安排。」

  這兩種輔助團員為聖母軍猶如鳥的兩隻翅膀。聖母軍的輔助團員愈多,翅膀也張得愈大,在輔助團員忠誠的祈禱下,翅膀拍動起來的能力也更強大。聖母軍用這兩隻翅膀,能高高地飛到超性理想與努力的太空中,可以迅速地任意飛翔,連高山也阻止不了它。但是如果這兩隻翅膀收起來,聖母軍就只能在地上蹣跚而行;小小的阻礙就能迫它停步了。

  初級:輔助團員

  這一級稱為輔助團員,是聖母軍祈禱軍團的左翼。他們的工作是每日念軍券上的經文,即:呼求聖神經、五端玫瑰經及其後的短誦、連貫經和閉會經。這些經文可以在一天內分幾段念完。

  凡每日已為任何意向念玫瑰經的教友,成為輔助團員時,可不必再加念玫瑰經。

  「凡祈禱的人,能幫助一切人的靈魂。他以具有信心、知識、意志的靈魂那種吸引力,去幫助他的弟兄們。聖保祿宗徒要我們首先當做的事,如替人念經、祈禱、謝恩,他們都做了。『不要停止祈禱,要在聖神內求恩。』(弟前2:1)如果你停止守候,停止堅持,不勉力,不緊握,一切不就要鬆弛嗎?是的,一定是這樣的。我們每一個人多少都肩負著世界。凡停止工作不守候的人,便是加重別人的負擔。」﹙格雷第:泉源﹚

  高級:協理團員

  這是聖母軍祈禱軍團的右翼。協理團員應(1)每日念軍券上全部經文;(2)每日參與彌撒、領聖體,以及念教會審定的日課經。

  協理團員之於普通輔助團員,猶如御侍團員之於普通工作團員。二者另外所加的任務也相同。

  凡一星期內有一、兩次不能滿全這些條件的,不能算沒有盡協理團員的本份。

  至於修會會士,如果會規不命他們念日課經,做協理團員也就不用念。

  應努力使普通輔助團員成為協理團員,因為做協理團員給人一種真正的生活方式。在御侍團員那一節中,關於將團員聯合在教會的祈禱裡,以及關於日課經的特別價值所說的話,也同樣適用於協理團員。

  應格外請司鐸及會士們成為協理團員。聖母軍懇切希望和這些被祝聖過的人聯合起來;他們特別致力去度祈禱的生活,並與天主密切結合;他們在教會裡成為光榮神力的發動所。聖母軍這部機器,如與這神力發動所連接起來,自會產生不可抗拒的威力。

  只要細想一下,就能看出,做協理團員在他們現有的本份上所加的實在很少,只不過是連貫經、聖母軍經文和幾句短誦,不消幾分鐘就能念完的。可是有了與聖母軍的這個連繫,他們便可以掌握它的力量,成為聖母軍的動力。

  亞基米德說:「給我一支槓杆和一個支點,我可以把地球撐起來。」協理團員與聖母軍聯合之後,將在她內找到祈禱槓杆的支點,使他們的祈禱能有極大的力量,可舉起全世界上負有重荷的靈魂,並可排除如山一般的困難。

   「在晚餐廳裡,因著聖神的沛降恩寵,教會正式成立了。聖母開始在聚集的宗徒和弟子們中間執行她的任務,以後她還要用更隱秘而密切的方式繼續的,就是聯合祈禱的心靈,並由她大能的轉求,把生命賜給靈魂:『這些人同一些婦女和耶穌的母親瑪利亞及他的兄弟,都同心合意地專務祈禱。』(宗1:14)」(穆拉:基督奧體)

  關於兩級輔助團員共同的幾點

  (1)補充工作。聖母軍希望協理團員和輔助團員不要把成為團員的主要條件作為任務的限制。前面所說的只是最低限度的祈禱和工作。他們應該為聖母軍英勇地用其他許多的祈禱和善工來補充。

  我們向協理團員的司鐸們建議,在每日彌撒中應特別為聖母軍祈禱,甚至有時也按著聖母的意思,並為聖母軍獻彌撒。別的輔助團員們,有時也可以犧牲自己一點,設法按同樣的意向求獻彌撒。

  不論輔助團員怎樣慷慨奉獻給聖母軍,他總會得到千百萬倍的報酬。為甚麼?因為聖母軍告訴她的輔助團員,如同告訴她的工作團員,聖母是多麼偉大,她收納他們為自己的軍隊,也使他們真正孝愛她。這一切,對於他們是莫大的恩賜,就是「千百萬倍」這些字句,也不足以說明這事的得益。它可以提升他們的超性生命到更高的程度,因而保證他們得到更光榮的永生。

  (2)誰能拒絕把這些禮物獻給聖母呢?聖母是聖母軍的母后,也是天地宇宙及其中所有一切的元后;所以獻給聖母,就是獻給最有需要的地方,就是把自己的祈禱送到最能產生效力的地方。

  (3)無原罪聖母在分派這樣放在她手中的資源時,要看人日常的生活和職務的需要,以及其他一切的責任。可能有人這樣問:「我很願意參加聖母軍,但我已經把所有的一切完全獻給了聖母,或為煉獄靈魂,或為傳教區。我甚麼也沒有了。沒有東西可捐獻給聖母軍,那麼我當輔助團員,還有甚麼用處呢?」聖母軍答覆說:得到像你這樣慷慨的人,為聖母軍是很大的幸福。你願意協助聖母軍,這種願意本身就是一種祈禱,也證明你有純正的意向,對天主寶藏守護人的無限慷慨的要求,是不能抗拒的。你如加入輔助團員,聖母必會有所回應,使你原有的祈禱意向不致受到損失,但新的意向又能得到;因為這位最可奇的母后具有這樣的能力,她雖然利用我們的奉獻,將我們的精神財寶去救助別的靈魂,卻能神奇地使我們變得更富有。聖母的參與,表示完成了一件額外的工作。一次奇特的增多發生了;聖類思葛利寧稱它為聖寵的秘密,他說:「我們的善工經過聖母的手時,就變得更加純潔,因而增加了功勞、贖罪及求恩的價值。所以它們比未經聖母貞潔而慷慨的手時,更能解救靈魂和感化罪
  人。」

  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這種神奇變化的力量,把我們的所有拿來增加我們所有的,待完成了一番工作之後,歸還時比原有的更多。可以在一個忠誠的輔助團員獻給聖母禮物中,就可 以找到這樣的力量。

  (4) 可能是因為聖母軍所接觸在危急中的人靈數目眾多,聖母似乎把她自己感召人心的那種不可抗拒的力量分給她一些。團員不難找到一些朋友做這輔助團員的工作;這對聖母軍極為重要,對輔助團員本身也很有價值。這樣,他們與聖母軍聯合在一起,分享它的祈禱和工作。

  (5) 我們也發現,輔助團員或聖母軍的祈禱份子,有和工作團員一樣感人的力量。有些教友沒有想過每天念玫瑰經,現在為了盡好輔助團員的責任,天天要念聖母軍軍券上的全部經文。許多人或在醫院裡,或在其他的機關裡,已經灰心絕望了,在成為輔助團員,又重新提起了生活的興趣。至於那些鄉村的群眾,以及生活在其他環境裡的人,以為宗教生活索然無味,甚至把它當作例行慣事,但在成為了輔助團員後,便察覺到自己對於教會的重要性,從此他們關心聖母軍所關心的,急切地閱讀偶然能看到的有關聖母軍的消息。他們感覺到就是在最遙遠的救靈戰爭中自己也有份,他們也覺得這場戰爭要靠他們的祈禱。從各地來的消息報導為人靈所完成的偉大動人的事,使他們單調的生活也就因那些遠方的消息而充滿了喜悅。他們的生活被這最能啟發人的思想所變化,就是他們覺得自己加入了十字軍。連那些生活最聖善的人,也需要這種思想的刺激。

  (6) 每一支團應設法使當地的教友成為輔助團員。這是為聖母軍其他傳教事業準備有利的園地。為爭取輔助團員而去拜訪人,向人問好,一般是受人歡迎的,預料會得到良好的反應。

  (7) 其他公教團體和活動組織的會員加入了輔助團員,對於他們原有的一切活動,能得到所期待與其他活動的圓滿結合。從此他們是在聖母庇佑下,以祈禱、友愛、理想而互相團結,毫不損及他們原來團體的獨立和特徵,也不放棄原來團體的經文。須知輔助團員的祈禱,是為恭敬聖母的,並不是為聖母軍自己的。

  (8) 非教友不能做正式的輔助團員。不過在偶然的情形中,如果一位非教友願意天天念聖母軍的全部經文,應給他一份軍券,鼓勵他進行他的慷慨計劃。應把他的姓名特別記錄起來,以便和他保持聯繫。聖母一定會照顧那個靈魂的需要。

  (9) 輔助團員的祈禱對象,與其說是為當地聖母軍的需要,不如說為全世界正在冒險作戰以救人靈的聖母軍。輔助團員應明瞭,他們雖然不在救靈的前線作戰,但他們發揮著主要的作用,如同軍隊裡的後勤和補給人員;沒有他們,便會缺乏戰鬥力。

  (10) 不可輕易接納人為輔助團員。應先使他們了解輔助團員的責任。對於他們能否忠實盡責,應有相當的把握。

  (11) 為增加輔助團員盡責的興趣起見,1. 目前應提高他們的質素,保證他們的恆心; 2. 將來應領導他們成為協理團員和工作團員。為此,應使他們明瞭聖母軍的工作內容。

  (12) 和輔助團員保持聯絡,是維繫他們工作和興趣的必要步驟,同時為那些有意負起更多職務的團員,也能供給好的工作。

  (13) 每位輔助團員應知道參加聖母玫瑰會的許多益處。玫瑰會所規定的經文,輔助團員都已念了;所以他們想參加玫瑰會,只須報名登記。

  (14) 此外,為了圓滿發展這些聖母的輔助部隊,至少應給他們講解「真誠的敬禮聖母」--有關聖母的一生。輔助團員中有不少人會很高興去做完全奉獻,把他們靈魂的寶藏託給聖母。被天主指定管理祂自己寶藏的人,那有不可靠的呢?因為聖母軍的意向是顧全耶穌聖心的利益。聖母照顧著教會的一切需要,包括全部傳教工作和整個世界。她還照顧著獄中受苦的靈魂。所以,按照聖母的意向熱心工作,就是關心耶穌奧體的需要;因為聖母現在仍和從前在納匝肋一樣,是一位操心的母親。如果一個人懷有與聖母一樣的意向,就一直朝著天主聖意的目標前進。要是他實行自己的私意,那是一條多麼迂迴的道路!它是否將領他到達那目的地呢?

      也許有人以為,這樣的虔誠敬禮,只有神修造詣高的人才能做得到。但應記得,聖類思葛利寧所講的念玫瑰經、恭敬聖母、做聖愛的奴僕等,是為那些才從罪惡枷鎖中逃脫出來的人說的;他們的記憶模糊不清;必須使他們回想一下要理問答上最基本的真理。

  (15) 在輔助團員中間建立一個結構不甚嚴密的組織,包括他們的集會或大會,這不僅是一件希望做到的事,而且事實上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在團體裡有這樣的一個組織網,可以把聖母軍傳教工作和祈禱的理想滲透到團體各部,好使人人都用革新的方式去實現那些理想。

  (16) 由輔助團員組織的善會,固然與其他的善會沒有區別;所不同的,就是它是聖母軍的,帶有聖母軍的一切溫暖與色彩。這種善會的定期集會,可使會員們與聖母軍的需要和精神保持聯繫,還能使他們更熱烈地去執行輔助團團員的職務。

  (17)應使每一個團員都成為伯納爵會會員(Patrician);因為二者互相補足,很是理想。伯納爵會會員的集會可以當作輔助團員按期舉行的會議。這可使團員們與聖母軍保持聯繫,並作重要的發展。另一方面,如有伯納爵會會員加入成為輔助團員,這為他們是向前而又向上走了一步。

  (18)不得以輔助團員去執行工作團員的任務。建議以輔助團員做這樣的事,初看起來很吸引人,似乎可以領導輔助團員前進;但是一經細想,便會明白,其實這不過是不必開會而做聖母軍的工作,換句話說,就是放棄工作團員的基本條件。 

  (19)在適合或可能的時候,輔助團員可以參加檢閱典禮。在這情形下,檢閱為他們是一個動人的典禮,使他們和工作團員聯繫得更密切。準備個人奉獻禮的輔助團員,應排在工作團員之後。

  (20)軍券上呼求聖母的熱心短誦,為輔助團員應改作:「無原罪聖母,諸寵中保,為我等祈。」

   (21)聖母軍要求於工作團員的,是「常盡救靈的職務」。對於輔助團員也作同樣的要求。輔助團員一如工作團員,應竭力邀請人參加聖母軍的工作。這樣,一環加一環,真正可以把聖母軍的連貫經織成一個金絲網,籠絡整個世界。

   (22)常有人提議,為盲人或不識字的輔助團員,或兒童輔助團員,減少或變更輔助團員的經文。不必說,一個愈不確定的職責,愈不能約束人。只就提議的本身而論,這樣的改變也顯然是不可能的事。假如照提議去做,那麼少通文字的人,半盲者,或實在忙碌的人,做輔助團員時也可享有例外;這樣下去,放寬職責便成為習以為常的事了。

   不行!聖母軍必須堅持它的工作水準。如果這一點工作超出他們能力以上的話,就請他們不要當輔助團員。不過,他們以自己的方式為聖母軍祈禱,對於聖母軍也是極好的幫助;應該鼓勵他們這樣去做。

  (23)向輔助團員徵收一點軍券費和團員證的成本費是容許的,此外不得再向他們收取成為輔助團員的費用。

   (24)輔助團員的名冊內,註明他們的姓名地址,以及協理和輔助團員等級的分類。這種名冊應保持在每一個支團裡,並按時送交區團,或交給區團派來的探訪者。輔助團員的名冊應仔細審閱,看看是否記錄得正確,是否熱心徵求新團員,是否常訪問現有的輔助團員,以免他們已經手扶著犁而往後看(參閱路9:62)

  (25)凡在支團的輔助團員名冊上登記的,才是輔助團員。輔助團員名冊由副團長保管。

  (26)輔助團員候選人,在三個月的試驗期中,應登記在臨時名冊上。支團在把他們的名記在輔助團員名冊上之前,應先滿意他們有否忠實地盡了輔助團員的職責。

  「我們英勇無私地把一切善工經聖母的手奉獻給耶穌,祂將給我們甚麼賞報呢?那些為愛祂而犧性一點現世易朽的身外之物的人,既然祂在現世給他們百倍的賞報,那麼對於那些為祂而奉獻內在的精神財物的人,祂更要以怎樣的百倍賞報呢?」(聖類思葛利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