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支團

  (一) 聖母軍的單位稱為支團,拉丁語為Praesidium。意思是指羅馬軍的一個支隊,負責完成一項特殊的任務,例如:一段陣線,一個要塞,或一個衛戌隊。所以支團這個名詞,很適合聖母軍的一個支隊。

  (二) 每一支團,或以聖母的尊號為名,例如:「仁慈之母支團」;或以聖母特恩為名,例如:「聖母無原罪支團」;或以聖母生活的事件為名,例如:「聖母往見支團」。

  一位主教,如果看到自己教區中的支團數目,能夠形成活的聖母禱文,真是有福的。

  (三) 支團有全權管理它的團員,以及他們的活動。至於團員們,則應忠誠地服從支團一切合法的命令。

  (四) 依照下文的規定,每一支團,必須直接地,或經過一個合法的部門,隸屬聖母軍總部,否則就沒有軍籍。所以,除非得到區團的許可,或分團的許可(如尚無區團),或總部的許可(如沒有分團),不得成立任何新支團。支團應直接隸屬於這樣的管理體制。

  (五) 如無本堂司鐸或主教的許可,不得在任何堂區成立支團。成立支團時,應請本堂司鐸或主教主持成立典禮。

  (六) 支團應每週舉行會議。週會內容應如第十八章「支團週會程序」所載一樣。

  這條規定決不可更改。常有人提出種種的理由,認為每週開會一次是很困難的,一月一次,或半月一次,已足以應付當行的事了。

  為答覆這些提議,可以這樣說,無論在任何環境中,聖母軍決不同意變更週會的規定,任何部門亦沒有權力修改此項規章。假如只顧分配當前的實際工作,也許每月開會一次,已經足夠了,可是,如果按照規定,工作應每週進行,那麼這樣的提議還是值得懷疑的。況且開會的重要目的是每週一次的共同祈禱;不消說,這個目的,除了每週開會外,是無法達到的。

  週會可能要求犧牲的精神。如果聖母軍不能有把握地完成這樣的要求,那裡還有樹立它體制的基礎呢?

  (七) 每一支團員應有它的指導神師。此外還有團長、副團長、秘書、會計各一人。

  上述人員可稱為支團的職員,代表支團出席區團會議。他們的職務將在第三十四章詳述,不過他們首要的職務,就是盡好他們日常的責任,給其他團員立好榜樣。

  (八) 支團職員應在區團會議中報告其支團的工作情形,使支團團員能與區團的進展取得聯繫。

  (九) 指導神師應由本堂神師或主教任命,並由他們隨意限定任期。

  一位指導神師可兼管數個支團。

  指導神師如不能出席支團會議時,可委任其他神師或修士、修女代替,或在特別情況下,亦可委任一位合資格的聖母軍的團員。

  舉行週會,雖應通知指導神師,但使會議生效,並非必要他實際出席會議的。

  指導神師應被列為支團的職員,在支團內,他享有一切應有的權力。

  (十) 對於開會時所提出的一切宗教問題或倫理問題,指導神師享有決定性的權力;對支團的一切事務有否決權,但仍以本堂神師或主教作最後裁決。

  「此項權力是必要的武器,但這種武器,應謹慎而很少使用;否則它便不是保護的工具,而成為毀滅的工具了。」(奇法第:公教進行手冊)

  (十一) 指導神師以外的其他支團職員,應由區團任命;如區團尚未成立,則由最近的上級部門指定。

   應避免公開討論誰可當職員的問題,尤其在有合適充當職員的團員在座的情況。所以,實際的辦法是,職員空缺時,區團團長應審慎查詢,(特別應向支團指導神師請教),物色適當的人選,向區團提名;區團認為合適時,便任命他。

  (十二) 每一個職員(指導神師除外)的任期為三年。三年後,還可連任一次,即職員只可任職六年;六年完畢,不得再連任。

   職員更換職業,或以原職受任於其他支團,廳視作新的任命。

   職員退職三年後,可以在同一支團中再擔任同樣的職務。

   一個職員,不論任何緣故,不能完成他的三年任期時,從他退職的那一天起,就算滿了他三年的任期。為此,在以下的情形下,當遵守連任的一般規則:1.如果是在第一任中退職,他可以在任期未滿前被委任,再任該職三年;2.如果是在第二任中退職,則必須在他退職後過了三年,才能被委任負責同樣的職務。

   「職員的任期問題,應依據一般的原則來決定。任何組織,尤其是志願的宗教團體,應常注意可能遭遇的危機,就是組織的本身或它的任何部分可能僵化。這是一個很大的危機;因為人類的一個傾向,是常由熱心而漸趨冷淡,由習慣而變成因循,方法變得呆板,然而所能遇到的惡事則在不停地演變。

   這種腐化的演變,結果導致工作無效能,事事無所謂,使整個組織失去了吸引和保存好團員的能力。隨之而來的是半死的狀態。在聖母軍裡,無論如何,一定要防備這種情形發生,務使各部門和各個支團的人員,常激發熱忱的心火。當然,我們應特別注意職員們;他們是聖母軍熱忱的泉源。職員們應常保持初期的心火。有效的辦法是更換職員。假如職員們失責,一切便都衰落。職員們失去了心火和熱忱,他們所負責的團體也會走上同樣的路。最壞的是,團員們滿足於所習慣的事情現狀,非有外來的力量,他們本身是無可救藥的。理論上說,職員定期性的重新任命,是補救的方法。但是實際上,這樣的辦法也不會生效,因為就是負責管理的部門,也不會發覺這種漸衰的趨勢,就自然而然地一再延長職員的任期。

   所以,唯一而有效的辦法,似乎是更換職員,不管他們的功績如何,或其他的環境如何。各修會的實際習慣,供給聖母軍一個極好的榜樣,就是職員任期至多六年,而且在第一任三年期滿後,必須重新任命,才能連任。」(聖母軍限制職員任期的決議)

  (十三) 拿破崙說:「沒有壞的軍官,就沒有壞的士兵。」這句諷刺的話是說,士兵的好壞全看軍官怎樣教導他們。聖母軍團員也一樣:他們的精神和工作水準,決不會超出職員們以上。所以職員們必須是最好的團員。好比勞動者被視為有資格去領取他的工資,同樣聖母軍團員應被視為有資格做領導人物。

   任命好的職員,就會不斷地促進支團的質素;因為每個新團員,為了防備降低已有的水準而作出的貢獻,這樣就能成為支團的骨幹。

  (十四) 任命支團團長,更要特別審慎注意。在這事上有了錯誤,將使全國趨於瓦解。選擇團長時,先應仔細考查每一個能擔任此職的團員;其需要的條件,將在第三十四章第二節關於團長的討論。不符合這些條件的人,雖然他在其他方面有很好的成績,也絕不可選他為團長。

  (十五) 除有特殊的原因須另外處理外,區團在重新整頓支團時,必須更換支團團長。支團之所以失敗,差不多是由於團長的疏忽或無能管理自己的支團所造成的。

  (十六) 在試驗期中,團員只可以在成年支團裡當署理或臨時職員。如果試驗期滿後,仍繼續充當職員,便成為正式職員,而上述的三年任期應從當署理或臨時職員時算起。

  (十七) 任何團員,如無其本團團長的同意,不得離去而轉入另一支團。接受由別團轉來的團員,應遵照新團員入團章程辦理,只是不需要經試驗期,及不需行宣誓禮而已。團員要求轉團,不得無故拒絕。被拒絕者可向區團上訴。

  (十八) 支團團長經過與職員商討後,認為理由充足時,有權取銷任何團員的軍籍,也不必向支團說明此項決定的原委。

  (十九) 區團有權開除支團的任何一名團員,但被開除的團員可向上一級部門上訴。上一級部門的裁判,是最後的判決。

  (二十) 支團之間因分配工作而起爭端時,應由區團裁決。

  (二十一) 支團有一項重要責任,就是建立並保持一個強大的輔助團員團體。

   看到一支軍隊管理良好,勇敢而有紀律,裝備齊全,表現出不可抵禦的力量;但是這支軍隊,就其本身而言,只有短暫期的效能。它必須依靠許多後勤人員的支援,供給子彈、糧食、衣服和藥物。如果斷絕了這些補給,不消幾天的戰鬥,那支精壯的軍隊就很快要垮掉。

   輔助團員對於支團,正是擔任補給的工作。輔助團員是聖母軍體制中的一部分;沒有輔助團員,支團就不完整。

   與輔助團員保持聯繫的方法,是藉著個別的接觸。若只靠書信來往,是不足夠完成這個重要任務的。

  (二十二) 軍隊為了將來的發展,常建立軍事訓練學校。同樣的,每一成年支團也應領導一個青年支團。兩位成年團員應擔任青年支團的職員。但是訓導青年支團,需要某種優長,不是每個成年團員都可以勝任的。所以應慎重選擇擔任青年支團的職員。他們在這方面的工作,可以當作成年支團內應盡的義務。他們應代表青年支團出席區團會議,若有青年區團時,便出席青年區團。

   青年支團中另外兩位職員,應由青年團員擔任,這樣,他們可以得到練習負責領導的機會。他們也代表其支團出席青年區團。惟青年團員不需參加成年區團的會議。

  「太陽的光芒很多,但它的光只有一個:樹的枝葉很多,但樹幹只有一個,堅實地長在牢固的根上。」(聖西比連論聖教一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