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聖母軍的外在目標

(一) 目前的實際工作

    聖母軍的目標不在做甚麼特殊的事;它是首要對象是聖化自己的團員。為達成這一點,聖母軍加給團員的第一任務,是參加聖母軍的各種集會。在集會中,祈禱和熱心常交織著,使一切的行動都有這種氣質。不過,聖母軍追求聖德,用的是特殊的方法,它給聖德加上傳教工作的特性,使它白熱化,不得不向外宣洩。這種宣洩、傳佈,不但運用已發展的力量,而是(以一種反應的作用)那種力量發展中的必然成分;因為傳教精神只有用傳教工作,才能發展到最高峰。為此,聖母軍要每一個團員,每週實行支團指定的實際工作,這就是他們首要的最高任務。實行週會指定的工作,就是對支團表示服從。除了後來所要指出的例外情況,支團也可以准許團員做任何實際的工作,作為盡了他們每週的任務。不過,實際上聖母軍的事先策劃,是要指向應做的工作,針對現實的需要,而且在現實的需要中,又選擇那最重大的;因為聖母軍努力在團員們身上所培養的高度熱忱,要求有價值的工作對象。細微不足道的工作,對它是極不利的:這樣的工作能使準備全力去拯救人靈的雄心,以愛還愛,為耶穌的苦難聖死而努力犧牲自己的心火,衰退式微,結果掉在卑下冷淡之中。

  「再造我沒有創造我那樣容易。祂說一句話,萬物立刻造成。但祂以一句話立刻造成我之後,為了再造我,卻說了許多話,行了許多奇蹟,受了許多苦。」(聖伯爾納多)

(二) 更遠大更大的目標──成為團體中的酵母

  目前的工作固然很重要,但聖母軍並不以此為團員最後的或首要的傳教工作。這工作可能用去團員一週內兩、三小時,或者更多些;聖母軍所注視的,不只限於這些時間,它所著重的,是一週中的每一小時,都能把那在團員心裡燃燒的傳教神火散發出去。能給人靈燃起神火的團體,已在各地發揮了極大的效力。傳教精神進入人心,管制著每一個思想,每一句話,每一樣行動;傳教精神的對外表現,不會受時間的限制。不太出頭露面,天資極平凡的人,一樣可以有感召他人的特殊能力。所以不論他的環境怎樣,甚至他自己也沒有去做傳教工作的意識,各地經驗告訴我們,罪惡或冷淡,結果都要屈服在這更大的力量之下。這是好像司令官欣賞他堅守的重要據點時,感到極大的滿意,同樣,團員也以這種滿意的心情,想到每一家,每一商店,每一工廠,每一學校,每一辦公室,以及每一個工作或娛樂的場所,並置身在這些地方;即使那裡人慾橫流,反宗教的氣燄非常高漲,但是一經建立了,可以這樣說,這座新的「達味敵樓」,就可以嚇阻罪惡的猖獗。決不會讓腐敗的邪行存在下去;一定會設法挽救。這工作是充滿憂傷和祈禱的;要堅決地、不屈地奮鬥,才有最後的成功。

  因此,聖母軍開始時,先召集它的團員恆心祈禱,一心一德地同他們的母后一起祈禱;然後派遣他們到罪惡可悲的地方去,要他們在那裡為人服務,並獲得神火,為負起更重大的工作;最後注視日常生活中的大街小巷,作為更光榮任務的目標。聖母軍知道有限的人數所能做的事,正反映著團員的才能幾乎多不勝數,它相信自己的體制,如經教會當局盡量利用,能提供一種神奇的方法,淨化這充滿罪惡的世界;所以它萬分地渴望團員人數增多,成為一支名符其實的軍隊。

  在那些積極工作者、協助者,以及工作的對象之間,可以網羅所有的人,使懶散或因循的他們,一變而成為教會的熱心份子。試想,這對於一個城市或鄉村將有多大的意義!人們不再是在教會內只做被動者,而將是一股推動力,它要直接地,或透過諸聖的共融,把自己的力量推進到世界各地,推進到黑暗的角落。整個人類為天主而組織起來,這是怎樣的一個理想啊!不過,這決不是一個純粹的理想,在今日的世界,它是極實際的,也是一年極可能的事,只要我們知道向天祈禱,動手工作。

  「是的,教友是『被揀選的民族,神聖的司祭』,亦被召叫成為『地上的鹽,世界的光』。是他們特別的召叫及使命,在生活中生活出福音,在日常生活及工作中、在真實世界裡,加入福音。改變世界的力量,政治、傳媒、科學、技術、文化、教育、工業及工作,正是教友有能力活出使命的地方。當這些力量是由真正的基督信徒所帶引,而他們亦擁有俗世的知識及技巧,世界將會在基督救贖的力量下得到轉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1979年在愛爾蘭的講話)

(三) 聯合所有的人

  「先求天國及其義德」(瑪6:33),就是說,先做直接救靈的工作;這是聖母軍的全部事業。但也不可忽略其他附帶的事,例如:聖母軍有一種社會價值;這是國家的財富,代表著國人靈魂的精神收益。

  社會機構如同其他的機器,要它工作成功,各部分必須協調合作。每一部分,每一國民,必須正確地完成自己的任務,盡可能避免發生磨擦。假如每一份子沒有盡好自己的職守,就會造成浪費,擾亂了必要的平衡,使所有的齒輪彼此失去協調。修理是不可能的,因為很難找出到底是怎樣的毛病,或發生在那一部分;於是修理的工作要費更大的精力,或要消耗更多的錢財。而且,修理更進一步會妨害服務或自願合作的思想;所以會逐漸失敗下去。各種團體都有它們的生命力,即使有二分之一的部分失調,還能繼續它們的功能;但是它們的工作一定非常平凡、無效、不愉快。費了許多錢財和精力,去推動那些本該靈活的或本是充滿動力的部分,結果自然發生困難、混亂和危機。

  誰能否認,就算在今日已上軌道的國家也會有這現象呢?自私已成為個人生活的準繩。仇恨使許多人的生活變成只有破壞的力量,每天都在重新而普遍地證明一項重要的真理,就是:「否定天主的人,背叛天主的人,將對於天主以外的任何人或任何事,以至於天上地下的林林總總,全是虛偽不誠的。」(霍希金斯)一個國家是每個個人生活的總和;個人生活既已如此,怎能希望國家高升呢?因此,這些國家除了自己的一些紛爭外,還能給世界有甚麼貢獻呢?這對它們是件危險和痛苦的事。

  但是,如果我們有一種力量打入人類社會;它如同傳染病,一個傳一個地蔓延出去,把自我犧牲、互愛和理想主義,成為令人喜歡的觀念,這是一個多大的轉變啊!憂傷悲痛的事治好了,生活也提高到不同的水準了。如果有一個新興的國家,把自己的生活建立在崇高的水準上,並以其全體人民實行自己信仰的榜樣貢獻給世界,這同時會解決了自己的種種問題,誰能說這樣的一個國家不是照耀世界的光明呢?世界的其他國家,一定會坐在它的足前,向它學習。

  毫無疑問,聖母軍具有一種能力,可使教友們非常關心教會的事,並把熱切的理想傳給一切受它影響的人,使他們逐漸忘掉世間的分歧、差異和對立,大家都願意為人類服務,愛護人類。這一理想,因為是建立在宗教信仰上的,不是純粹的感情作用,它使人為服務著想,完成重大的犧牲,達到英勇崇高的地步,而不會消失渙散。

  為甚麼?理由在於動機。動力必有來源。聖母軍有一種力量,促使團員去為大眾服務。耶穌和瑪利亞是納匝肋的居民,他們懷著宗教的熱誠,愛自己的故鄉和祖國,因為猶太人的宗教信仰和國家思想是這樣神聖地結合在一起的。耶穌和瑪利亞完全度著和當地人一般人的生活。他們深深地關注每一個人,每一件事,無論在那一方面,不可能設想他們漠不關心,或忽視不理的。

  現在這個世界是他們的祖國,每一個地區是他們的納匝肋。他們與一個教友團體內成員的關係,比對他們自己的親族更為密切。不過,現在他們的愛,必須經過奧體才發出來的。如果這團體的成員,用這種精神去為他們生活的地區服務,耶穌和瑪利亞就會給那地區廣賜恩寵,不但給人靈,也給附近各地。在那裡也會有物質上的進步;難題會減少。從其他方面得來的進步,不是真正的進步。

  在每一個地區,這樣善盡教友的本分,會增強愛國心。國家這個名詞,並不是指一個劃定的地區;甚麼才是真正的愛國心呢?在世界上本來沒有地圖或地球儀。在戰爭中雖能產生忠貞和犧牲,但這是由仇恨而不是由愛來推動的,其目的實在是為了破壞。因此,必須提出正確而和平的愛國心。

  聖母軍所積極提倡的「真正忠心報國」運動,就是這種精神上為大眾的服務,不但因為這種服務出於精神的動機,而是因為服務時所引發的一切接觸,都要用來促進精神的得益。只能在物質上才產生進步的工作,便完全誤解了「真正忠心報國」的意義。紐曼樞機把這基本的思想完全表達出來了,他說:如果物資進步,但在道德上卻沒有相對的表現,幾乎是不堪設想的事。正確的平衡是必須保持的。

  關於這問題,可向總部索取一本小冊子。

  世人們!請看!聖母軍既然是這樣的組織,它為從事天主的偉業,時時準備著的武士團,以神奇的力量,聯合所有的人的。它服務的成效,遠超過傳奇中阿述王的戰績。鄧尼森美妙的詩句中的有描寫他的地方:「他把自己國內,以及其他國家的遊客騎士,都招募在他的圓桌團內:這是一支榮譽的部隊,是人間的精華,作為強大世界的典範,也成為一個時代的美妙開端。」

  「教會是一個有形可見的組織,同時又是一個精神的團體,它同人類一起前進,又和世界體驗著一樣的塵世命運。教會猶如人類社會的酵母和靈魂,因為這社會應在基督內革新,而變成天主的家庭......大公會議勸告信友,本著福音精神,努力善盡他們世間的本分,因為信友是天國和現世的國民。有人知道在現世我們並沒有永久的國土,而應尋求來生的國土,因而認為可以忽略現世的本分。可是他們忘掉了,就是為了信德,他們更應該各人按照自己的使命,盡好這些本分。」(論教會在現代世界牧職憲章40,43)

  「關於大公會議的法令所標明的這種需要和責任,有一個實際的答覆,就是在一九六零年,聖母軍所發起的『真正忠心報國』的運動。它所得到的輝煌成果,證明這個運動可能有極大的發展。不過,我們必須強調,聖母軍所能貢獻給世界的,並不是非常的知識或經驗,或超卓的技術,也不是眾多的工作人員,而是精神的動力;它使聖母軍已成為一個世界的力量。只要人有卓識高見去利用它,它就可以被用來促使無論那一部分的天主子民上進。不過,事業必須由聖母軍來發動。雖然聖母軍避免一切世俗意味的事,但是它常應依照上述法令的意思,關心這個世界。它必須知道,人應該生活在物質的世物之間,而且人的得救大部分是與它們有關係的。」(奧弗令神父)

(四) 負起為天主的偉大事業

  這個新的武士團,正是教會在有特殊危難的時候所需要的。唯物主義及無宗教思想得到強大的推廣,不停地散佈它的腐化毒素,伸展它的影響範圍,好像要吞噬整個世界。

  聖母軍與這可畏的陣營相比起來,是多麼渺小微弱啊!不過,這個對照依然壯人膽量。聖母軍正是那些和聖母大能者貞女聯合的靈魂所組成的。而且在聖母軍內有偉大的原則,及把它們付諸實行的方法。全能的天主,或許要給它做偉大的事,並用它去完成偉大的事。

  聖母軍的目標與那「不承認唯一至高的主宰和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猶1:4)的敵軍是彼此對立不相容的。聖母軍的目標,是把天主帶給每一個靈魂;對方的目標正與此相反。但是聖母軍的計劃,並不是專為對抗無神主義者。經過的事實是比較簡單。有一小撮人聚集在聖母祭台前,向她要求說:「領導我們罷!」聯合聖母,他們探訪一所大醫院;那裡滿是病人、憂傷者和殘廢者。聖母給他們說:「看!我可愛的聖子就在這些人中的每一位身上。他們開始明白,祂也在人類的每一個份子內。」於是他們手拉手和聖母聯合起來,開始了他們簡單的服務工作。看!他們竟漸漸長大,成為一支軍隊。這樣,聖母軍就在世界各地進行簡單的服務工作,為使天主的愛降到每一個人身上,也使人為了天主而彼此相愛。從此這個愛到處表現它的能力,打動人的心,征服人的心。

  唯物主義者同樣也宣佈他們是愛護人類,服務人類的。他們宣傳一種虛偽的友愛福音;成千成萬的人也信從了。因為虛偽的福音,他們拋棄了自己所認為無生氣的宗教信仰。不過,事情還沒有完全絕望,還有辦法引領那千千萬萬意志堅決的人重歸天主的信仰,挽救許許多多人的靈魂。這希望就在於運用統治世界的一項大原則;聖維亞納這樣說:「誰最愛世界,並證明了這愛,世界就屬於他。」人們不得不看到真正愛人者所表現的真正信仰,也禁不住為它所感動。使他們相信,教會是最愛他們的,他們就一定不顧一切地回歸到天主的信仰,甚至還會為信仰而犧牲自己的生命呢。

  普通的愛,決不能這樣征服人心。那平凡的公教主義,連自己也保不住,當然也做不到這一點。唯有全心愛主耶穌基督,並在一切的人身上看到祂,愛祂,才能做得到。不過,對基督這樣最高的愛,必須做到這個程度,使那些看到的人,不得不承認,這確是教會的特徵,並非只是少數優秀的教友所表現的行為。所以基督的愛必須實現在全體教友的日常生活裡。

  但是,用這麼崇高的精神燃燒整個教會的家庭,似乎是無望的事罷?是,這是一個極其繁重的任務。預料難題將層出不窮,盤踞世界的敵人又多得不可勝數,就是最堅強果敢的心,也怕會失敗的。不過,聖母是聖母軍的心;這心是信仰和不可言喻的愛。想到這一點,聖母軍放眼注視世界,熱烈的希望也油然而生了:「誰最愛世界,世界就屬於他。」然後聖母軍如同起初開始時,向偉大的母后說:「領導我們罷!」

  「聖母軍與好戰的唯物主義者彼此對立。讓我們來把它們衡量一下。唯物主義組織的真正動力,是它狠毒的紀律,利用特務情報網來進行工作。這種特務情報這樣進步,使一般的民眾都覺得,無論他們做甚麼或說甚麼,都會被報告的。暴虐的執政者,利用這普遍的恐怖作為工具,可以迫使整個國家聽他擺佈。這是一種有效的方法;卻也是一種可怕的方法。完全服從那絕對的管制,就是自由的毀滅,最後道德也要同歸於盡。

  除非把全體公教人民動員起來,並無其他辦法可以抵抗那個霸主。為這個目的,聖母軍是一架最好的機器;這是敵方所承認的事實。可是,如果沒有一個充足的動力,只有機器是沒有用的。這動力在聖母軍的神修,就是實在重視並信賴天主聖神,真正虔敬祂的淨配、榮福童貞瑪利亞,以及勤領生命之糧耶穌聖體。

  當這兩股力量,聖母軍和唯物主義者,發生衝突時,後者可以殺害磨難聖母軍,但決不能粉碎聖母軍的精神。聖母軍的團員們將忍受暴行,保持著自由和信仰的火常燃不滅,一定會得到最後勝利的。」(麥格拉士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