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聖母軍的綱領

(一) 個人的成聖是聖母軍的宗旨和方法

  聖母軍為體現她的宗旨,所用的普遍和主要的方法,就是個人在聖神感召下服務,以天主聖寵作為推動及支援,以光榮天主、救人靈魂為最終的宗旨和目標。

   個人的成聖,不僅是聖母軍的宗旨,也是它首要的工作方法:「我是葡萄樹,你們是葡萄枝;誰在我內,我也在他內,他就結很多果實;因為沒有我,你們甚麼也不能做。」 (若15:5)

  「大公會議所陳述的教會奧蹟,就是我們信仰的這個毫無缺損地神聖的教會。因為與聖父及聖神被稱為「唯一聖者」的天主子基督,愛慕教會如同淨配,為它而交出自己,為了能聖化它(參閱弗5:25-26)」,又為了天主的光榮,使它與自己結合而成為自己的身體,並以聖神的恩惠充滿了它。因此,所有在教會內的人,無論其屬於聖統階級或為聖統所治理,都領到了成聖的使命,就如保錄宗徒所說:「天主的意旨是要你們成聖」(得前4:3)。教會的這種聖德,不斷地表現,也應該表現於聖神在信友中所產生的聖寵果實上;其在每人身上的表現方式不一,每人在自己生活環境內追求愛德的成全,而兼善他人;在實行所謂福音勸諭時,每人都有其獨具的方式。在聖神的鼓勵下,許多教友起而實行這些勸諭,無論是私人性質的,或是按教會所規定的方式,都在世間提供、也應該提供這種聖德的證據與模範。」 (教會憲章39)
 
  
(二) 嚴守紀律

  自然強大動力的泉源若不受到控制,都會浪費掉的。同樣,無系統的熱忱和無指導的熱誠,不論是在內心,或者是在外表,都不會有大的成就,而且也少有能持久的。聖母軍擺在它團員面前的,與其說是工作,不如說是生活方式。它提供一種嚴守紀律的體制,其中許多是有約束力的。在別的體制中,規則只是一種勸勉,或被視為不言而喻的事。聖母軍卻對於每一細小節目,亦必嚴謹遵守;同時它也保證自己的團員將在教友的聖德上,能恆心至終,迅速地不斷增長;信德、孝愛聖母、勇毅、自我犧牲、友愛、恆心祈禱、明智、忍耐、服從、謙遜、愉快,以及傳教的精神。

   「通常所指的教友傳教工作的繁榮,是我們現代的一種特殊表現;它具有──如果只以人數來說──無限的潛力。不過,對這龐大運動的準備,似乎還不夠。當我們注視那些為拋棄世俗的人而設立的修會,再與那些為環境不許可進入修院的教友而設立的組織相比較時,感到非常震驚。一面是多麼高深精確的學識,盡量利用物資!另一面卻是多麼幼稚和膚淺的設備!這些組織固然都是要人從事服務工作的,但是它們所要求於會員的服務,為大部份會員,只不過一週之內偶然一兩次而已,差不多完全沒有甚麼更大的作用。所以我們必須提高服務的觀念。難道服務不是人生在世的旅程──整個神修生活的骨幹嗎?

   無疑的,修會團體必須為集體工作的人標榜一個模範。在其他相同的情形之下,可以這樣說,越接近修會的理想,工作的品質也越高。不過,這事本身有一個困難,即不易決定應守規則的適當程度。雖然紀律是有利於效率的促進,但假若過份講究紀律就會減低組織的號召力。必須記住這個事實,就是當前的目標是要有一個永久性的教友團體,不是甚麼相當於一個新的修會,或者將來要演變成為一個修會。歷史上有很多這種例子。

   聖母軍的目的不是別的,只是把一些過著我們所知道的普通生活的人,形成一個有效率的組織。他們所有的各種興趣和娛樂,雖不是純粹宗教性的,也應准予存在。組織是為甚麼階級的人,所擬訂定的規則,該盡量適合這個階級,不可太多,也不可太少。」(聖母軍總部第一任指導司鐸克利登)
 

(三) 團員的成全

  聖母軍希望團員們的成全,是以切實遵照聖母軍的體系為標準,而不是看他們工作所能有的外面的成功。聖母軍承認某人為團員,不是為了其他的理由,只因為他服從聖母軍的體制。支團指導同鐸和團長,應該把這個觀念擺在團員們的眼前。這個觀念形成一個理想,人人都可以把它實現(成功和安慰則非人人所能實現);只有實現這個理想,才能彌補工作的單調、乏味,以及實際的或想像的失敗,否則這些挫折能給開始時最有希望的傳教工作,帶來不可避免的結束。

   「應注意,我們對於聖母會的服務,不是以我們職位的重要為評判標準,而是看我們的超性精神和熱愛聖母的程度。我們是以這種精神和熱愛,獻身於服從聖願所指定的任務,不論它怎樣卑下,怎樣隱晦。」(聖母會士:聖母論)
 
 
(四) 首要的任務

  聖母軍極重大的事,就是每一個團員都應以參加週會為第一要務。週會之於團員,猶如火鏡之於日光。火鏡的焦點集中太陽光線,產生火力,燃燒一切接近它的東西。同樣,週會也使聖母軍有這樣的作用。週會的連繫如果瓦解,或被忽視,團員就會渙散,工作也就一敗塗地。反之,週會愈受專重,聖母軍的組織力量也愈加強。

   下面的一段文字,寫於聖母軍的初期,現在可以給我們說明,聖母軍當日在組織方面的遠見,以及成為聖母軍組織焦點的週會之重要性:「在聖母軍組織中,任何個人,不論他怎樣貴顯,也都以擔任一份齒輪的工作為滿足。他們放棄自己的獨立性,附屬於團體,就是和他們的同伴們聯合成為一體;這樣,他們的工作效率,將比個人單獨進行時超出百倍。如果個人單獨行事,或效果減少,或趨於懶惰。在團體中的每一個人,不是以他或她的個別弱點來做事,而是利用團員們所有的一切優長。看看放在一旁不用的煤,然後再看煤在爐中燃燒的情形,正是說明這件事的一個比照。

   這樣組織起來的團體,有它自己特別顯著的生活,與個人的完全不同。聖母軍的這個特點,對於徵募新團員的吸引力,似乎比它美滿的成績和工作的迫切性更大。這團體建立傳統,產生忠貞,受人尊重和服從,有力地鼓舞著它的團員。你向團員講這話時,會看出他們依靠聖母軍,完全好像孩子依靠母親一樣。事實上也真是這樣。聖母軍不是挽救團員於各種陷阱嗎?不是挽救他們於熱情的莽撞,失敗時的灰心嗎?不是挽救他們成功時的驕矜,不受他人支持時的猶豫和單獨行動時的膽怯嗎?一般地說,聖母軍不是從無經驗的不穩定中救護它的團員嗎?聖母軍採用純正的意向為原料,加以教育;定下有規則的計劃,才著手工作也保證它的發展和延續。」(克利登神父)

  「對於我們聖母會的修士來說,聖母會是我們天上的慈母瑪利亞有形的顯示和發展。聖母收我們進她的會,如同把我們放在她慈愛的懷抱裡,使我們相似耶穌,這樣,成為她特愛的孩子;她指定我們的傳教工作,是要我們分擔她輔助救世者的任務。為我們,聖母會的事業和利益,就是聖母自己的事業和利益。」(聖母會士:聖母論)

(五) 支團的週會

  聖母軍支團,在其祈禱、熱忱和友愛的精神所造成的超性氣氛中,每週要舉行一次集會。在這週會中,指定每位團員的工作,也聽取每位團員工作的報告。週會是聖母軍的心臟,生命的血液從那裡流到靜脈和動脈裡。週會也是發電廠,從那裡發出光和熱。週會是財庫,由它供給聖母軍的特殊需要。週會是一個大團體;看不見的基督照祂所許的坐在他們中間。在那裡祂賜與工作的聖寵;在那裡團員們汲取宗教紀律的精神,首先追求天主的喜悅和自己的成聖,然後是服從團體;因為這團體是設計得最好的工具,使人達到以上的目的;接著是放棄私見,進行指定的工作。

   所以,團員們應視參加支團週會,為他們對聖母軍的首要而最神聖的任務。任何事情都不能代替它。沒有週會,他們的工作就等於一個身體缺少了靈魂。理智告訴我們,經驗也給我們證明,疏忽了這個首要任務,工作就會沒有效果,並且不久就有人要由聖母軍的行列中背叛出去。
 

   「對於那些不與聖母同行的人,我們可以引用聖奧斯定的話說:『你跑得好,但不在正道上。』結果你將跑到那裡去呢?」(柏第達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