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聖母軍的傳教工作

(一) 傳教工作的崇高

  為描述聖母軍所加於團員傳教工作的崇高,以及這工作對教會的重要,沒有人找到比以下具有權威性的話、更有力量的字句:

   教友傳教的義務和權利都由他們和首腦基督的契合而來。實際上,他們因聖洗而被置於基督的奧妙身體內,因堅振而受到了聖神德能的強化,被上主委任從事傳教事業。他們被祝聖為王家的司祭,聖潔的國民(參閱伯前2:4-10),志在通過一切行動,奉獻精神祭禮,處處為基督作證。此外,以聖事,尤其以聖體聖事去輸送、營養那為一切傳教事業靈魂的愛德。(教友傳教法令3)

   庇護十二世曾說:「信友、更具體地說平信徒,位於教會生活的前線;為他們來說,教會是人類社會的鼓舞來源。為此,平信徒尤其應該有很清楚的意識,不但他們屬於教會,他們也是教會,就是說教會是以全體的元首教宗,以及與教宗共融的主教們為領袖的,世上的信友團體。他們是教會……」(平信徒勸諭9)

  「聖母對人類道德上所引起的影響,我們不能加以形容,最好把它比作物理學上的吸引力,親和力及黏著力;這些力在自然界能把物體和它們的組成部分凝聚在一起……。我們相信已經看到了,一切構成社會生活和真正文化的重大運動,聖母都有參與。」(柏第達勞)

(二) 教友傳教工作的必要

  這個說法是基於:一個健康的公教團體是繫於有眾多的傳教人員,他們是教友,但分享到司鐸的職務,亦提供與人接觸及密切連繫的層面。公教團體的穩定,有賴司鐸與人群的這種完全的聯合。

   不過,傳教工作主要的概念,是親切的關懷教會的福利和工作;而這種親切的關懷,是不能沒有實際參與的感受。如此說來,傳教工作的組織,就是培育傳教人員的模型。

   每當傳教工作的質素,沒有好好地被栽培,下一代一定就要遇到一個嚴重的難題,就是對教會一些也不關懷,毫無責任感。從這樣幼稚無知的公教精神裡,還能產生甚麼好的結果呢?它的安全不就是只在完全的靜止嗎?歷史告訴我們,這樣一個無生氣的羊群,隨時都會亂奔亂竄,甚至毀滅自己的牧人,或被一群突如其來的兇狼所吞噬。紐曼樞機曾經說過一個定理:「在不同時代中,教友常是衡量公教精神的尺度。」

   「聖母軍的重大任務,是發揮教友聖召的意識。但有一種危險,就是我們做教友的,把教會看做神職人員和修士修女的事;我們所稱的聖召,是指天主單獨賞給了他們。我們無意之中把自己當作一群無名人士,如果遵守最低限度的誡命,便可得到永生的機會。我們忘記了耶穌用名字來叫祂的羊(若10:3),也忘記了聖保祿的話:「天主聖子愛了我,也為我而犧牲了自己」(迦2:20)----- 保祿宗徙和我們一樣,也沒有親身陪同耶穌走加爾瓦略山。我們每一個人,即使是鄉村裡的一個木工,如同耶穌自己,或是一個卑微的女管家,如同聖母,也都有一個聖召,都是被天主個別地召來,為把自己的愛及服務獻給祂;也許這項工作別人可能做得更好,但是,這不能替代的。只有我自己能把我的心獻給天主,或者做我的工作。聖母軍所培育的,正是這種個人的宗教意識。一個團員不能再袖手旁觀;他或她為了天主的緣故,都該成為一個人物,都應做一件事;宗教不再是一個枝節問題,它啟發一個人的生活,無論這生活在人看來是怎麼平凡。這種深信自己個人有聖召的信念,必然會產生傳教的精神,希望繼續基督的工作,成為第二個基督,在祂最小的兄弟身上為祂服務。這樣,聖母軍是代替修會的教友組織,是把基督成聖的觀念帶進教友的生活裡,是將基督的神國擴展到今日世俗的範圍裡。」(亞弗來,阿拉依蒙席)

(三) 聖母軍與教友傳教工作

  如同其他許多重大的原則一樣,傳教工作原是一件冰冷而抽象的事。所以會有失去它的號召力的真正危險,教友們因而不回應自己所有的崇高使命,甚或更壞一點,使教友們覺得自己無力去負起這個使命。悲慘的結果是:在教會的奮鬥中,希望教友們承擔的一份不可缺少的責任的努力亦會被放棄。

   有一位權威人士(曾為非洲宗座代表及宗座駐華公使黎培理樞機)評論道:「聖母軍是一種傳教的職責,具有吸引而誘人的形式;生氣蓬勃,所以它能征服一切。它是依照庇護十一世所規定的方式而成立的,就是隸屬於童貞聖母;特別注意質素,因為這是團員的基礎,也是團體健全的關鍵;聖母軍以多行祈禱和克己,嚴密的組織,與司鐸完全合作為保障。聖母軍是現代的一個奇蹟。」

   聖母軍對司鐸表示尊敬和服從,一如對待合法的長上,甚或超過之。聖母軍的傳教工作建基於輸送聖寵的主要渠道,就是彌撒和聖事,而司鐸正是彌撒和聖事必要的執行人。聖母軍傳教工作的一切努力和方法,都必須有這個目的:把天主指定的糧食送給病弱飢餓的群眾。因此聖母軍活動的第一條原則,必須是把司鐸帶給群眾,當然不是常常帶著神父去,因為這是不可能的,而是到處使人受到司鐸的影響和認識。

   這是聖母軍傳教工作的基本觀念。教友做聖母軍團員的數目擴大,但在工作上與司鐸緊密聯合,並接受他們的領導,絕對與他們休戚相關。竭力設法協助他們的工作,在人們的生活裡,拓展他們的範圍,這樣才能使人們在接見司鐸時,也接見派遣他們的天主。

   「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凡接待我所派遣的,就是接待我;接待我的,就是接待那派遣我來的。」(若13:20)

(四) 司鐸與聖母軍

  司鐸希望有一群熱心的教友圍繞著他,分擔他的工作;耶穌基督自己也立下了這種榜樣,衪為了準備歸化世界,曾經選擇了一小群人,叫他們跟在衪左右,衪親自教導他們,又用衪自己的精神充實他們。

   宗徒們學會了主耶穌所教的一課,他們也叫了所有的人,幫助他們拯救人靈。比匝爾道樞機說得好,可能是來自旅居羅馬的猶太僑民(宗2:10),在聖神降臨日聽了宗徒們的道理,首先在羅馬傳揚耶穌的聖名,撒下了教會的種子;過了不久,聖伯多祿和聖保祿便把那教會正式建立起來。十二位宗徒,消失在茫茫的人世上,能夠做些甚麼呢?只有邀請在他們周圍的男女老幼,向他們說:「我們有天上的寶藏,請協助我們把它分散出去罷!」(庇護十一世)

   我們引證了一位教宗的話,現在再引一段另一位教宗所說過的話,表明耶穌和宗徒們在歸化世界方面所立的榜樣,正是每一位司鐸在他生活的小世界裡,無論是堂區或其他特殊工作,所應該效法的模範:「有一天,教宗聖庇護第十世出現在樞機們中間,向他們說;「為挽救今日的社會,那一件究是最急需的?」「開辦學校,」一位樞機答道。「不對。」「多建築教堂,」另一位樞機說。「也不對。」「多訓練神職人士,」又一位說。「不對,不對。」教宗連接著說。「現在最要緊的事,是在每一個堂區裡有一群教友,有德行、有訓練、有堅決的意志及有真傳教的精神。」這一位聖教宗,在他生命的末年,為拯救世界,打算利用神職界的熱誠,去訓練教友,使他們以言以行,尤其是以榜樣,獻身於傳教工作。在未升教宗以前,在他執行神職的教區裡,他不甚注意統計教友的人數,但卻重視能發揮傳教工作的教友名單。他認為不論在任何階級裡,都可以訓練特選的教友。因此,他是按著司鐸們的熱忱和才能,在這方面所得的成果來區別他們的高下。」(蕭達:宗徒事業的靈魂,4)

   牧人的工作不僅限於個別地照顧信友,而且還要擴展到培養真正的信友團體。為能確實養成團體精神,則不僅包括地方教會,而應包括普世教會。地方團體不只關心當地的信友,而要滿懷傳教熱火,為全人類預備走向基督的道路。不過,地方教會應特別關照慕道者及新教友,訓練他們逐步認識、實踐基督生活。」(司鐸職務與生活法令6)

   「降生為人的天主認為必須把衪的奧體留在世上。否則衪的工作在加爾瓦略山上已經結束了。衪的死亡為人類帶來救恩,可是,假如沒有教會從十字架把生命帶給世人,有多少人可以得到天堂呢?基督特別把自己與司鐸結合為一。司鐸好比一顆補充的心,把超性生命的血液輸給人靈。他是在基督奧體的精神輸送系統裡的一個主要部分。如果他不盡責,整個系統便停頓了,那些依靠他的人,便得不到基督要他們得到的生命。在相當的範圍內,司鐸與教友的關係,如同基督與其教會的關係。基督的肢體是衪本身伸展的部分,不僅是僱員、跟隨者、信徒和擁護者。這些肢體活著衪的生命,參與衪的活動,應該有衪的外貌。司鐸在一切可能方面,應與基督結合為一。基督認為必須為衪自己形成一個精神體;司鐸也應該如此。他必須為自己形成一些肢體,使它們與他結合為一。如果一位司鐸沒有由他形成的、與他結合的生活的肢體,他的工作就要減縮到極低的程度。他就要成為孤立無援。「眼不能對手說:我不需要你的幫助;頭也不能對腳說:我不需要你」(格前12:21)

   所以,既然基督以奧體作為祂的道理、真理、生理的原則,為人的靈魂,同樣的事,應由新的基督 --- 司鐸去實行。如果他不盡自己的職責以達到如同致厄所人書內所提的真正完全把奧體建設起來的程度(4:12,這段文字往往譯作「建立信徒」),那麼,天主的生命進入人靈而使之結果的水準也要降低。

   而且司鐸自己也要受到損失;管理身體的生命雖是頭的職分,事實上頭也活著身體的生命,彼此休戚相關,生死與共。

   一位司鐸,如果不了解司鐸任務的這條定律,一生只能使用一部分他的權能:而他在基督內真正的使命原與長空一樣無際。」(李培理神父)

(五) 堂區聖母軍

  「目前,平信徒有能力做很多,因此他們應該更致力於堂區內真正的教會共融的成長,為的是再喚醒,對非信徒及已放棄信仰或教友生活散漫的信徒的傳教心火。(平信徒勸諭27)。我們將發現因成立聖母軍而大大提高真正的團體精神。

   藉著聖母軍,普通教友會開始習慣在堂區內與司鐸緊密合作及參與牧民工作。在定期每週的會議中,協調堂區活動本身是有益處的。一個更高的考慮,其實是那些在堂區工作的聖母軍,會因著團員的身份,得到神修的培育,明白到堂區本身是一個感恩的團體;而依著一個實際可行的體制,有助他們為建樹這個團體去接觸每一個人。聖母軍在堂區參與傳教工作可參閱手冊第27章「工作建議」。

   「司鐸應以教友的傳教工作,成為自己職務的確定部分,教友們則應以它為教友生活的責任。」(教宗庇護十一世)

(六) 聖母軍的成果是高度的理想和行動

  再者,教會是真理的監護者;如果僅僅表現一些小心慣行的事,會使真理處於極不利的地位。假如青年養成了一種習慣,只知求助於純世俗的或無宗教的方法,以實現他們渴望的理想,就會鑄成大錯,使下一代將受其禍害。

   在這方面,聖母軍是能有幫助的。它可以把自己的工作成為一個進取、努力、犧牲的計劃,這樣為教會抓住那兩句話:「理想」和「行動」,使它們為教會效命。

   按照史學勒基的話,世界是受著理想所支配的。假定這話是對的,那麼創造較高理想的人,便提高了整個人類。當然,我們要明白,所說的理想是指能夠實現的理想,同時也相當明顯,足以成為一個目標。我們可以相信,聖母軍所抱的理想,確能符合這兩個條件。

   聖母軍有一重要的特色,即天主特別降福它的工作,使它的團員中產生許多男女聖召。

   不過,有人會這樣責難,在人心普遍自私中,可能沒有人肯負起聖母軍團員的重擔。這種推理實在錯了。那些回應去做輕而易舉之事的人雖多,但很快就退下去了,不留下一點痕跡。反之,響應負起重任號召的人雖不多,卻會堅持到底,把他們的精神漸漸灌輸給許多人。

   一個聖母軍支團可以成為有效的工具,協助司鐸取得教友在傳教工作的合作。司鐸對於聖母軍,每週只要用一小時半來開會、指導、鼓勵、講道,卻能使自己去到每一個角落,聽到每一件事,影響每一個人,克服一切物質上的限制。的確,司鐸的熱忱用於指導幾個支團,似乎是用得不能再好的了。

   一位司鐸,有他的聖母軍團員們作為武器(他們本身只是些微不足道的東西,例如:木棒、盛石的布袋、投石繩、鵝蛋石,但藉著聖母,卻都成了天上的工具),就能如同第二個達味王,以必勝的信念衝上前去,進擊不信天主而滿身罪惡的高利亞。

   「將來確定你的信念,保證你勝利的,不是物質的力量,而是精神的力量。成偉業的並不是巨人。耶穌誕生的聖地是多麼小呀!卻征服了整個世界。區區的雅典小城,竟鑄成了西方的思想!古聖人梅瑟、厄利亞、達味;後來的保祿、亞大納削、教宗良等,都是孤單一人,卻創下了千古事業。天主的聖寵常藉著少數人以成大事的。是少數人敏銳的見解,高度的信念,不屈的決心,是致命者的鮮血,聖人們的祈禱,壯烈的豪舉,一時的危機,以及一言一行的集中力量,成為天上的工具。不要怕!弱小的羊群!在你們中間的天主是全能的,祂要為你們完成大事。」(紐曼樞機:教友今日之地位)

(七) 師傅與徒弟的訓練法

  一般的看法,訓練傳教工作人員,主要的是聽講和閱讀教材。但是聖母軍相信這樣的訓練法,如果不與實際工作配合,是毫無成效的。的確,空談傳教工作,而沒有實際的工作,結果適得其反。因為要注意,當討論如何完成一件工作時,必須說明它的困難,同時也提示非常崇高的工作精神和標準。對新徵募的團員只顧空談,卻不以實際的工作使他們知道,工作是他們的力量所能及的事,實在也是容易做到的事,那麼會令他們膽怯畏縮,不敢接受工作了。而且講書式的訓練法,只造成一些理論家,他們想以玩弄才智去歸化世界。這樣的人不會犧牲,去幹卑下的職務和與人個別接觸的辛勞工作;可是一切都有賴於這些工作,我們也可以說,這些工作是聖母軍甘心情願接受的。

   聖母軍的訓練觀念是師徒的方法。聖母堅持這是理想的訓練法,各行各業都一致採用它,沒有一個例外的。師傅不講冗長的課本,卻把工作擺在徒弟眼前,用實際的示範法教他怎樣去做,並在工作進行的時候,講解各種要點。於是學徒自己嘗試工作,由師傅糾正他工作中的錯誤。由這樣的訓練法,能很快地產生熟練的技術人員。一切的授課都要以工作為基礎,每一句話也要與行動相連結,否則效果甚微,甚至完全忘記。奇怪的是,即使是依時上課的學生,也很少記得所聽的課。

   還有一點,如果用授課的方法來訓練一個傳教團體的初期會員,應徵的人一定不會踴躍。很多人在離開學校之後,已經結束了他們的課本生涯,他們怕再回教室裡去,即便是神聖性的教室,他們也怕。這就是教義研習班的辦法之所以沒有廣大的號召力的緣故。聖母軍採用的方法比較簡單,然而更合心理路線。團員可以向人說:「來罷!和我一起來做這件事罷!」凡來者,全沒有走向教室的感覺,他們只接到一件別人已經做過的工作。因此,他們自然知道,這工作是他們的能力做得到的事,也就很快地加入這個團體。他們加入以後,看到了工作的進行,也盡了自己的一分力量,再從聽取別人的工作報告和評論,學會了做那工作的最好方法,於是他們感到自己在工作上有了進步。

    「有時聖母軍受人批評,說它沒有專門訓練自己的團員,或者說它沒有堅持他們要作長期的研究。所以應作以下的聲明:(一)聖母軍常善用具有資格的團員。(二)聖母軍一方面避免過於著重研究,同時也用適當的方法,使每個團員去做適合他的特別傳教工作。(三)但主要的目的是在提供一個範疇;聖母軍可以藉此對一個普通的教友說:「來罷!把你的一分才幹拿來!我們要教你怎樣使它發展,怎樣藉著聖母利用它來光榮天主。」請不要忘了,聖母軍是為智能較低及有欠缺的人,猶如為有學識及才能的人。」(前聖母軍總部指導導司鐸奧弗令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