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團員與基督的奧體

(一) 基督奧體的道理是團員工作的根基

  在聖母軍第一次開會的時候,已強調說明團員工作的超性特點。他們應滿懷和氣地去接近他人,但他們的動機不僅是純本性的。他們從所服務的一切人身上,看到的是耶穌自己。他們為別人所做的,即使是最下層最無能的人,應記得是給耶穌做的,正如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對我最小的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瑪2:25-40)

  第一次開會時如此,以後也常是這樣。聖母軍不惜一切的努力,要使團員們明瞭,這超性的動機是他們工作的基礎,同時也使他們知道,聖母軍的紀律與內部的協調,主要都是建立在這個同樣的原則上。在職員身上,以及團員們彼此之間,都應在他們身上看到和尊敬耶穌。為了保證這端創造性的真理常深刻地留在團員的腦海中,它已被編入支團開會時每月誦讀的經常訓辭中。經常訓辭還強調另外一個聖母軍的原則,就是團員應與聖母聯合而工作;這樣,是聖母藉著團員而工作,是她實在地完成工作。

  聖母軍體制所依據的這些原則,都是從基督奧體的道理中推論出來的。這端道理形成了聖保祿書信的主題。這本來不足為奇,因為是這端道理使他歸化了。天上的神光把這位迫害教友的保祿擊倒在地上。他張眼也看不見,只聽到有一個強而有力的聲音對他說:「掃祿!掃祿!你為甚麼迫害我?」保祿回答說:「主!你是誰?」耶穌說:「我就是你所迫害的耶穌。」(宗9:4-5)這些話常在保祿心中燃燒著;所以他不得不把它常說出來,寫出來。

  聖保祿描述基督和領洗教友的結合,如同人身的頭部和其他肢體。每一部分各有自己特殊的功能和目的。有的肢體較為高貴,有的肢體較為低下;但是每一部分和其他的部分彼此連屬,共有同一的生命。一個肢體的損傷或健康,都能影響到全身。

  聖教會是基督的奧體,是祂的圓滿(弗1:22-23)。基督是教會的頭,是她的首領,是不可缺少的完美部分;其他的肢體都要從祂那裡取得力量和生命。我們在領洗的時候,以一種不能想像的親密連繫,與基督結合起來。所以要確實知道,神秘的奧體並不是指一件不實在的東西。我們可以用聖經上激烈的話來說:「我們是祂的肢體。」(弗5:30)在肢體與頭部之間,以及各部肢體彼此之間,建立起互相愛護,互相服務的神聖責任(若4:15-21)。人體的譬喻使人生動地明暸上述的那些責任,但這只完成了一半的責任。

  基督奧體的道理是聖教教義的中心。因此事實上,一切超性的生命,一切施予給人的聖寵,都是耶穌救世的成果;而救世本身也根據基督和教會二者只形成一體這個事實。這樣,基督頭部所做的補贖和受難的無限功勞,都能歸於祂的肢體 --- 一切的教友 --- 所有。明白了這端道理,我們才知道為甚麼耶穌能夠為人類受苦,補贖祂自己沒有犯過的罪。「基督是教會的頭,是祂身體的救贖主。」(弗5:23)奧體的活動就是基督自己的活動。教友結合在基督內,和祂同生同死,一起受苦,一起復活。領洗聖事之所以能聖化人靈,是因為它在基督和靈魂之間,建立起生命的連繫,使基督頭部的聖善輸入祂的肢體中。至於其他的聖事,特別是聖體聖事,更是為加強此身體與頭部之間的連繫。此外,教友信德和愛德的善行,教會中的管理與彼此服務的關係,適當地執行的工作與甘心地忍受的痛苦,一般地來說,教友生活的每一個行為,都可以加強這結合的連繫。尤其是當人刻意與聖母協調合作時,上述種種行動更能發生效力。

  聖母因著奧體的頭部基督與肢體二者母親的地位,成了二者之間最超卓的連繫。「我們是祂的肢體」(弗5:30),因此,我們同樣也實在是祂母親瑪利亞的孩子。聖母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為懷孕及生育整個的耶穌,使奧體中的全部肢體,彼此緊密地結合起來(弗4:15-16),並與它的頭部耶穌基督合成一體。聖母完成了這個任務,是與聖神合作,並藉著聖神的能力;聖神是基督奧體的生命和靈魂。這個靈魂是在聖母懷中,以及在她母愛的照顧之下,在基督內長大起來,直到圓滿的年齡(弗4:13-15)

  「在天主救世的計劃中,聖母擔任了主要的角色。在基督奧體的肢體中,她佔著她自己獨有的特殊地位,僅次於奧體的頭部。在基督神聖的整個機體中,聖母完成的任務是與全身的生命緊密地連在一起的。她是心臟。……更普通的說法,聖母在這奧體上的任務,(照聖伯爾納鐸的意見),好像脖子,把頭部和身體的其他部分連接起來。這個比喻把聖母與奧體頭部及其肢體之間全面的居中關係,強調得相當好;不過,脖子不如心臟那樣有效力地說明聖母在超性生命的工作中的重要性,其影響力僅次於天主。因為脖子只有連接的任務,對於發動生命,或影響生命,是沒有甚麼作用的。心臟則不然,它是生命的儲藏庫,它先為自己豐富地接受生命,然後再分發到全身。」(穆拉基督的奧體)

(二) 聖母與基督奧體

  聖母以前在聖子耶穌身上盡過乳養愛護的責任,現在仍然行於基督奧體的每個肢體,而不分尊卑高下。所以,當「各肢體彼此關懷」時(格前12:25),即使他們沒有想到聖母,或完全不知道她在跟前,他們的行動還是離不開聖母的。他們只有把自己的努力加在聖母的努力上。這早已是聖母的工作;從她領報的時候起一直到今天,她常辛勤地為這事操勞。因此,實際上不是團員們要求聖母幫助他們做服務奧體的工作,而是聖母自己召集團員與她合作。因為這原是聖母的特別工作,所以除非得到她的恩許,誰也不得參加。請那些願意為人服務,而限制聖母的地位和特權的人,仔細思考這端基督奧體的道理。再者,這端道理對那些聲言接受聖經、同時卻又不理或輕視天主之母的人們,也是一個教訓。請這樣的人記住,基督愛了祂的母親,也從屬於她(路2:51)。基督的這個榜樣,為祂奧體的肢體是一個命令。「你應該孝敬你的母親。」(出20:12)按天主的誡命,仔們應該孝愛聖母,世世代代的人都應該稱頌這位母親(路1:48)。

  沒有一個人不與聖母合作,而能嘗試為人服務的;同樣的,沒有一個人能盡好為人服務的責任,除非他遵照聖母的意思達到相當的程度。由此說來,人越與聖母密切合作,越能盡好愛天主和愛人的誡命(若一4:19-21)。

  團員在基督奧體上的特別職務是領導、安慰、光照他人。如果不明瞭教會就是基督的奧體,是不能完全盡好這樣的職務的。只有了解基督生活在教會內,並藉著教會繼續祂的救世工作,才能明白教會的地位和特權、她的一統、權威、發展、痛苦、奇蹟、勝利、聖寵分施、赦免罪過等等。教會重演了基督的生活,及生活中的各階段。

  教會的每一個份子,都受到教會的頭 --- 基督的號召,去參加祂奧體的工作。

  我們從教會憲章中得知:「耶穌基督從一切民族中號召了祂的兄弟姊妹們,把自己的聖神賦給他們,使他們奧妙地組成祂的身體。基督的生命在這身體內分施給有信仰的人……,一如人身的各肢體,雖然眾多,卻只形成一個身體,信友們在基督內,也是如此(參閱格前12:12)在組成基督奧體時,肢體不同,其他職務也異。……主的聖神提供不同的神恩,邀請人們接受不同的職務和工作……」(平信徒勸諭20)

  要了解甚麼服務代表著聖母軍在基督奧體的生命,我們要想想聖母,因為聖母是聖母軍的心,她的角式,就如人的心臟,把基督的血液,經過動靜脈,輸送生命及使身體成長,但最重要的就是愛的工作。聖母軍如果聯同聖母進行傳教工作時,便是與她成為一體,成為基督奧體心臟的重要角式。

  「眼不能對手說:我不需要你;頭也不能對腳說:我不需要你。」(格前12:21)從這些說話中,團員們應知道他們分擔傳教工作的重要。不僅因為他們和耶穌只是一個身體,隸屬於祂,而且他們也如同耶穌:耶穌是頭,祂實在也隸屬於他們。所以,基督雖是我們的主,祂也向團員說:「我需要你幫助我拯救和聖化靈魂。」聖保祿宗從,當他說在自己身上補充基督苦難所缺少的時候,就說明了頭部基督需要身體的幫助(哥1:24)。這一段驚人的話,並非說基督的工作有甚麼不完全的地方,只是強調一個原則,即奧體的各部,在救己救人的工作上,必須把自己拿得出的一份拿出來(斐2:12)。

  希望這端道理能給團員說明,在基督奧體上,他們所有的祟高聖召,就是補充基督任務中所缺少的部分。這為團員們是多麼富有啟發性的思想呀!基督需要他們把真光和希望帶給黑暗中的人,安慰憂苦者,把生命送給死在罪惡中的人。不用說,團員們的地位和職務,一定是特別效法耶穌,好像祂那樣孝愛和服從聖母,而奧體的各個肢體,也應該效法的。

  「聖保祿告訴我們,他補足基督的苦難。那麼我們可以實在地說,一個真正的教友,他既是基督的肢體,以聖寵和祂聯合起來,就應以基督的精神所完成的每一個行為,繼續補足耶穌在世時所做的事。所以,教友祈禱,就是繼續耶穌在世時的祈禱;教友工作,就是把耶穌生活和談話中所缺少的地方補足起來。我們必須好像許多個基督,以耶穌的精神,就是以聖善的天主態度,繼續祂的生活和祂的行動,做事和受苦。」(聖苦望歐德:耶穌的王國)

(三) 基督奧體的痛苦

  團員的任務使他們與人密切接觸,尤其是與那些受苦的人。所以他們應該了解社會所認為痛苦的問題。世人沒有一個人一生中沒有負過不幸的重荷。大部分的人都在反抗痛苦,想法把它拋掉;如果做不到,就只有屈服在痛苦之下;這樣,便破壞了耶穌的救世計劃,因為耶穌的救贖要求在每一個有成果的生活裡,一定要有痛苦,正如織布有縱的經線,也必須有橫的緯線。痛苦看來似乎是在挫折阻撓人生,其實它在補足人生。聖經上每一頁都在教訓我們,「不僅要信基督,也要為祂受苦。」(斐1:29)還有,「如果我們和基督同死,將來也要和祂同活;如果我們受苦,將來也要和祂一同為王。」(弟後2:11-12)

  我們的頭、基督剛在十字架上完成了救世的工作;這滿流著鮮血的十字架,就是表明我們死於基督的時候。在十字架下面站著一位夫人;她這樣痛苦,好像不能再活下去了。那位夫人是救世主的母親,也是被救贖者的母親。以前她所供給了耶穌的血,現在被人輕賤地灑在地上,可是也救贖了世界。從此耶穌的寶血流經這個奧體,可以說,強把生命輸送給每一個肢體。不過,為得到這寶血的實效,必須了解它循環的一切後果。寶血把基督的形象帶給世人,但這是整個的基督;不僅是白冷郡和大博爾山上的基督,一個光榮快樂的基督,也是加爾瓦略山上的基督,一個受苦犧牲的基督。

  每一個教友應該明瞭,他不能在基督身上有所選擇。聖母完全了解這事,即使在她領報快樂的時候,她也知道自己被天主叫去,不但是為做快樂的母親,也是為做痛苦的母親。聖母把整個自己獻給天主,所以也接受了整個的耶穌。她完全了解這一點,她歡迎耶穌聖嬰,以及耶穌聖嬰所代表的一切。她願意和聖嬰一起快樂,也同樣願意和祂一起受苦。在那個時候,耶穌和聖母的兩顆聖心這樣密切地合在一起,差不多成了一個。從此兩顆聖心一起在奧體內,並為奧體的生命而跳動。聖母於是成了諸寵中保,妙神之器,接受耶穌的寶血,也分施耶穌的寶血。聖母是這樣,她的孩子們也應該是這樣。對於天主來說,人的用處的大小,全看他和聖心結合的程度如何?因為他可以從聖心中深深地汲取寶血,送給別的靈魂。不過,與耶穌聖心及寶血的結合,不能只與祂生活的某一部分結合,而應與祂的整個生活結合。只歡迎光榮的耶穌君王,而摒棄苦難的人子,是無用的,也是可恥的,因為光榮的君王和苦難的人子同是一個基督。凡不願意和苦難的人子同行的,就不能參加祂的救靈工作,將來也不能分享祂的光榮。

  由此看來,受苦常是天主的一樣恩寵。它不是給人治療,而是給人力量。受苦決不是只為罰人的罪。聖奧斯定說:「你們當明瞭,人類受苦並不是一種刑法,因為受苦的性質是一劑救藥。」從另一方面來說,耶穌的苦難好比一樣無價的特恩,加在無罪和聖善的人身上,為使他們更相似祂。這種痛苦的交錯融合,是一切刻苦補贖的根基。

  只要和人身的血液循環作一簡單的比較,就可以更生動地明瞭痛苦的價值和用處。先看看手罷!手腕的脈搏表示心臟的跳動。在手中流動的熱血是從心臟來的。這隻手和身體連在一起,成為身體的一部分,如果手冷了,血管就收縮,血的流通也受到阻礙。手冷得愈厲害,血液的流通也愈減少。如果冷得使血液完全停止流動,寒氣就內侵,肌肉細胞開始死去,手便變成死的、無用的了。如果讓這隻死手這樣下去,它就會腐爛。這隻手的冷死過程,正好說明基督奧體的某些肢體可能發生的情形。它們可能變成這樣的肢體,不能再接受耶穌寶血的流通,它們是在死亡的危險中,如同腐爛的部分,必須把它割去。在肢體冷縮的時候,必須做的事是很明顯的;為恢復它的生命,應使血液重新流通。強使血液輸入收縮的血管裡是件痛苦的事,但這痛苦是一個可喜的現象。大部分實行教友生活的人,現在還不是冷死了的肢體,而且在他們自滿的心目中,他們並不自認是冰冷的。但是,他們吸取寶血的程度,不是耶穌要他們達到的地步。所以,耶穌要強調使祂的生命輸入他們內。耶穌寶血流入他們收縮的血管,使他們感到痛苦;這就是他們生活中痛苦的來由。但是,當人們領悟了痛苦的意義時,痛苦不就變成了快樂嗎?受苦的意識,使人感覺到基督就近在眼前。

  「耶穌基督忍受了一切祂所應忍受的。在祂的痛苦中再不缺少甚麼了。那麼祂的苦難就算完結了嗎?是的,在頭部算完結了;但是身上的苦難還存在著。所以我們很有理由說,基督仍然在祂的奧體上受苦,也希望我們分擔祂的苦。就是我們與耶穌的結合,也要求我們應該這樣去做。我們既然是基督的身體,也是我們彼此之間的肢體,凡是我們的頭所忍受的,我們肢體也應同它一起忍受。」(聖奧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