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團員與聖體

(一) 彌撒

  以前已經強調過,團員聖化自己是聖母軍的第一個目標。而且團員聖化自己也是工作的首要方法;因為只有團員具有聖寵,才能成為結人輸送聖寵的渠道。為此,團員們開始參加聖母軍時,要求經由聖母而充滿聖神,把自己作為聖神革新世界的全能工具。

  這樣要求的聖寵,都是從耶穌在加爾瓦略山上的犧牲中流出來的。藉著彌撒聖祭,十字架上的犧牲繼續在世人中進行著。彌撒不僅是象徵紀念過去的事,而是把耶穌在十字架上所完成的救世偉舉,實實在在地表現在我們眼前。十字架上的犧牲,並不是比彌撒更可貴,因二者同是耶穌犧牲自己的同一個祭獻;天主全能的手把時間和空間撥在一旁。司祭和祭品是同一的,只是環境不同而已。凡是耶穌奉獻給天主聖父的,以及衪為人類所獲得的,彌撒中都有。那些參與彌撒的人所奉獻的,也和耶穌的偉大奉獻合而為一。

  所以如果團員願意自己和別人多多分沾耶穌的救恩,必須求助於彌撒。但由於各人的機會和環境很不同,聖母軍也就不在這事上加給團員們任何責任。不過,聖母軍因關心團員和他們的工作,所以也鼓勵並懇請每一位團員要勤於參與彌撒,可能時,要天天參與彌撒,並在彌撒中領聖體。

  團員們進行自己的工作時,應與聖母結合。這個責任特別適用於參與彌撒這件重大的事上。

  彌撒主要是由兩部分組成,即聖道禮儀與聖祭禮儀,兩部分彼此嚴密的結合在一起,形成一個敬禮行動。(禮儀憲章56)因此,信友應參與整個的彌撒,包括在當中準備的聖言和聖體的餐桌,由此信友領受教訓及得到滋養。(禮儀憲章48,51)

  「彌撒聖祭不只令我們想起,這是十字架祭獻的象徵儀式。相反的,彌撒就是加爾瓦略山上的祭獻,如同一種超時間的偉大事實,直接進入了現在。空間和時間全沒有了。目前的耶穌就是死在十字架上的同一個耶穌。全堂的教友把自己合在耶穌犧牲的聖意上,並因著就在他們眼前的耶穌,奉獻自己於天主聖父,當作活的祭禮。所以彌撒聖祭是一個極實在的感覺,使人感覺到加爾瓦略山上的事實。痛苦悔罪、熱愛敬禮、英勇犧牲等,都從祭台上經過在祈禱的教友們而湧流出來。」(加爾亞當:公教的精神)

(二) 聖道禮儀

   彌撒是我們信仰的一個慶祝;一個在我們內、而藉著聆聽聖言受到滋養的信仰。我們想起彌撒總論第九節有這樣的話:在聖堂宣讀聖經時,正是天主向祂的人民說話;基督藉著祂的話傳佈著福音。因此,宣讀聖言是在禮儀中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原素。所有在場的信眾,應虔敬地聆聽。講道亦是重要的一環,在主日及節日的彌撒,這是必要的。在其他日子,有講道是理想的。在講道中解釋聖言部分,從而使信友能加強他們的信德。

  我們參與聖言慶祝時,有著聖母作為我們的模範,因為她是「專注的貞女,以信德接受天主的說話,這份信德正是她踏上神聖母職的門口及通道。」(聖母敬禮勸諭17)

(三) 與聖母聯合的聖體禮儀

  我們的主耶穌不會開始祂的救世工作,除非得到聖母的同意;這個同意是隆重地徵求的,甘心地答應的。同樣的,耶穌在加爾瓦略山上完成救世的事業時,也是得到她的同意,並要她在跟前。「因著聖母與基督在痛苦和意志上的結合,她才能最適合地成為墮落世界的復興者,以及耶穌寶血聖死所獲得的一切聖寵的分施者。」(聖母無原罪9)。聖母站在加爾瓦略山上十字架旁:代表著全體人類,如今在每一台彌撒中,救世主耶穌的祭獻仍在同樣的情形下完成。聖母站在祭台旁,如同她以前站在十字架旁一樣。聖母常在那裡,永遠和耶穌合作著;自始已被預言過的這位夫人踏碎毒蛇的頭。所以我們應將對聖母表示的孝愛關注,作為我們參與一臺彌撒的一部分。

  和聖母一起在加爾瓦略山上的,還有羅馬軍的代表,一個百夫長和他的士兵,他們也參加了耶穌犧牲悲慘的奉獻,雖然仿照實在不知道自己釘死了光榮的天主(格前2:8)。最奇妙的是天主的聖寵竟傾注在他們身上。聖伯爾納鐸說:「你們靜靜地看一看罷!信德的長鎗是多麼尖利。你們細細地想一想罷!信德的眼又是多麼敏銳。它在加爾瓦略山上能使百夫長在死亡裡看出了生命,在垂死的呼吸中認出了至上者的精神。」這些羅馬軍看到了死去的耶穌慘不忍睹,卻宣佈說,祂真是天主子(瑪27:54)。

  這一群殘忍粗暴的軍人歸化了;那是聖母祈禱的意外而迅速的收獲。他們是聖母在加爾瓦略山上所接受的第一批外來的孩子,但他們卻使軍人的名字得到了聖母的喜愛。這樣說來,誰能懷疑聖母自己的軍人,與她一心一意合作的,當他們每天去參與彌撒的時候,她會不收納他們,不賞給他們信德,敏銳的眼和她自己洋溢的心,使他們最密切地加入加爾瓦略山的至上犧牲的繼續奉獻,而得到極大的利益呢?

  當他們看到天主聖子被舉起來的時候,要把自己和祂合在一起,成為一個犧牲品:因為彌撒是耶穌的祭獻,也是他們的祭獻。然後他們領受耶穌的聖體;因為如果願意獲得彌撒聖祭的豐富恩寵,與獻彌撒的司鐸共同分享耶穌的聖體聖血,就成為參與彌撒的主要部分。

  團員們應該認清新的厄娃聖母在這些神聖奧蹟中的主要職分。「當她可愛的聖子在十字架祭臺上完成救世的工作時,她也站在旁邊,同祂一起受苦,一起救贖世人(庇護十一世)。」團員們參與彌撒後離去,「聖母還要同他們在一起,使他們參加她分施聖寵的工作,因此在團員們所接觸的一切人身上,豐富地降下救贖的無限恩寵。

  在聖宴(救恩奧蹟的禮儀慶典)中,基督徒特別意識並經驗到聖母的母性,在聖宴中,基督(聖母所生的真正身體)臨在。

  基督信徒的虔誠,常常很正確地把聖母的敬禮,與感恩禮的祟拜密切結合起來:這是事實,在西方和東方的禮儀中,在修會團體的傳統中,在現代靈修的運動中,包括青年的運動在內,以及聖母朝聖地的牧靈作法中可以看出。聖母導引信友到聖體聖事。(救世主之母通諭44)

(四) 聖體是我們的寶藏

  聖體是聖寵的中心與泉源,所以是團員工作計劃的柱石。如果團員一時忘記了工作的主要對象是在人心中建立聖體的王國,他的熱情活動就不會完成甚麼有價值的事。耶穌降生的目的一定要賴以完成;那目的就是把自己傳授給人,使人和祂合而為一。彼此結合的方法,主要的便是聖體。耶穌說:「我是從天降下的生活食糧。任何人吃了這食糧,就永遠生活。我所要給的食糧就是我的肉,是為世界的生命而給的。」(若6:51-52)

  聖體是無窮的美善。耶穌在聖體內,完全如同祂在納匝肋的家中,或在耶路撒冷的晚餐廳裡一樣。聖體不僅是耶穌的象徵物,或是耶穌全能的工具,而是實實在在的耶穌自己。所以懷孕乳養過祂的聖母,「在可敬拜的聖體內,重新看見她懷胎過的孩子,也在她和聖體的結合中,重新過著白冷郡和納匝肋的幸福日子。」(聖哀馬爾)

  許多人以為耶穌只是受天主啟示的人中稍為傑出的一位,他們尚且尊敬祂而想效法祂。假如他們信耶穌更深一點,就要更尊敬祂了。這樣說來,那些來自信德家庭的人,更應怎樣對待耶穌呢?啊!那些只相信耶穌,卻不按照這信德而生活的教友,真是不能原諒的。別人所尊敬的耶穌,教友們卻能佔有祂;祂常生活在聖體中;教友們可以隨意走到祂跟前去,可以,而且應該天天領受祂,作為自己靈魂的食糧。

  人如能想想這些事,就會看出,這樣燦爛偉大的遺產要是被人忽略了,該是多麼可惜!有些人深信聖體,卻讓罪惡掠奪他們靈魂的生命食糧;這食糧是耶穌從一降生就開始念念在心的。耶穌誕生在白冷郡的時候(白冷的意思是食糧之家),躺在稻草上,成為天主的麥子,預定將來要成為天上之食糧,使人與祂合而為一,也使祂妙身中的份子彼此合而為一。

  聖母是耶穌奧體的母親。她從前很關心耶穌聖嬰的需要,現在也同樣照料這奧體的食物;對這奧體,她也是母親。聖母目睹在這奧體中的孩子挨餓,而且餓得厲害,因為很少人適當地領聖體神糧,許多人根本就不領,她的心是多麼難受!請那些願意和聖母合作去管理靈魂的人,分擔她母愛的憂苦,努力同她一起去解除耶穌奧體的飢渴罷!團員們應利用各種活動,去喚醒人認識愛慕聖體,並把那阻止人領聖體的罪惡和冷淡驅除淨盡。每次領聖體所得的恩寵,真是多不勝計的。聖體藉著個人的靈魂,養育耶穌的整個奧體,使它的智慧與身材都發育成長,在天主和眾人面前顯其可愛。(路2:52)

  「聖母與聖子聯合參與的救世工作,在加爾瓦略山上達到高峰,基督「把自己毫無瑕疵的奉獻於天主」(希9:14)而聖母在十字架傍。(參閱若19:25)與她的兒子一起受著痛苦。她以母親的心與基督的犧牲結合,慈愛地同意著她的親子犧牲,同時亦是向聖父的奉獻。世代傳下來十字架的犧牲,是救世主建立聖體的犧牲,記念祂的死亡及復活,並委托祂的淨配 --- 教會,在主日召集教友一起,慶祝主的逾越,並期待祂的再來。教會與在天的聖人,特別童貞聖母,聯合一起,學習聖母燃燒著的愛心及不動搖的信德。(聖母敬禮勸諭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