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聖母軍的服務

(一) 必須「穿上天主的全副武裝」(弗6:11)

  聖母軍的名稱,來自羅馬的軍隊。羅馬軍隊,歷代以來,是以忠貞、勇敢、有紀律、耐勞、有效果等著名,但這些事,其自的往往是低下的,永遠跳不出世俗的範圍。(參看附錄四)很明顯的,聖母軍決不能給聖母獻上一個性質不甚高貴的名稱(好像一個除去了珠寶的空架子),所以上述的那些優點,只指明了聖母軍服務的最低程度。被聖伯多祿所歸化的、後來隨同聖保祿一起傳教的聖葛來孟,曾經指出羅馬軍隊,可作為教會應該取法的榜樣。

  「誰是敵人?就是那些反抗天主聖意的惡人。為此,讓我們堅決地投入基督的戰爭罷!服從祂光榮的號令罷!讓我們觀察一下那些在羅馬軍隊中,在軍官手下當兵的人,看看他們的紀律,他們執行命令時的迅速和服從。並非人人都是提督、護民官、百夫長、排長或更低級的官長,可是人人在自己的崗位上,執行皇帝和長官的命令。在上者不能無在下者,在下者也不能無在上者。一種組織把所有的各部分都結合在一起;這樣個人幫助團體,又受團體的幫助。讓我們以身體作比喻:有首而無足,就會失去它的功效;同樣,有足而無首,也就失去它的功效。就算是我們身體上最小的器官,對於整個身體也是必要而有價值的。的確,所有的部分共同合作,相輔相成,彼此服從,是為了整體的利益。」(曾為信仰致命的教宗聖克萊孟致格林多人書,第三十六至三十七章,公元九十六年)

(二) 必須是「生活的、聖潔而悅樂天主的祭品,不可隨和世俗」(羅12:1-2)

  在忠貞的團員身上,將從來那個根基長出各種德行;理想越崇高,德行也越偉大;尤其是那慷慨大方的德行,它將響應聖女德肋撒的那些富有深厚感情的話:「接受的這麼多,還報的卻這麼少,啊!這真是我受不了的致命之苦!」團員瞻仰著被釘的耶穌,犧牲到祂最後的一聲嘆息,最後的一滴血,聖母軍的服務,該盡力師法耶穌那樣完全犧牲自己。

  「我的人民啊!告訴我罷!我為我的葡萄園所能做的,還有什麼沒有做到?」(依5:4)

(三) 不得逃避「辛勞和痛苦」(格後11:27)

  總會有一些地方,公教的熱誠必須準備面對死亡或酷刑的折磨。許多團員們已經光榮地這樣經過了這座凱旋門。不過,一般來說,團員的獻身服務,有一個更謙卑的階段,但是仍有許多機會,讓他們實踐沉靜而真實的英勇精神。聖母軍的傳教工作,要接近許多人;他們也許不喜歡受到良好的感召,或者對那些只懷好意,毫無惡意的訪問,會表示討厭;要影響這些人,是長期的忍耐和堅毅精神的成果。

  白眼和冷漠,謾罵和嘲笑,譏諷和惡意的批評,肉體和精神的疲勞,由於失敗和忘恩而來的痛苦,嚴寒和豪雨,污穢和惡臭,黑暗和骯髒,放棄娛樂,承受工作中的無數焦慮,目睹無神唯物等傷風敗俗,心靈中所感到的劇痛,以及憂人之憂等等的情形,很少會令人注意,但是如果安心地忍受了,甚至將它視為一件快樂的事,堅持到底,那麼它們的價值,就很近似那種愛,就是一個人為了朋友而捨掉了自己的生命的愛。

  「我應該要怎樣報謝上主,謝他賜給我的一切恩佑?」(詠116:12)

(四) 必須「在愛中生活,如同基督愛了我們,且為我們捐棄了自己」(弗5:2)

  和人來往的成功秘訣,完全建築在友愛和同情的互相接觸上。這種友愛不應該只在外表上,必須經得起真正友誼所能忍受的考驗。這自然是經常會包括一些小刻苦的。例如:在一個盛會中,向一位剛從監獄裡出來的囚犯問好,或與一個衣服襤褸的 人並肩走路,或與一個滿手污泥的人熱烈地握手,或在一所很窮或很髒的屋子裡與人同吃,這樣的事,有人可能認為很難,但是如果避而不做,友誼便顯得虛偽,彼此的接觸因而中斷,以往曾被救拔起來的人靈,就此重陷在失意之中。裡

  一切真正成功的工作,必須有完全犧牲自己的準備。沒有這樣的準備,服務就只是一具空架子。假如一位團員給自己劃定界限:「我只犧牲到此為止,不再前進一步」,那麼,雖然他出了很大的氣力,成效還是微小的。反之,如有那樣的準備,雖然他從來沒有犧牲自己,或者只不過是一點兒,仍然可以成就偉大的事。

  「耶穌回答他說:『你願意為我犧牲你的生命嗎?』」(若13:38)

(五) 必須貫徹到底(弟後4:7)

  這樣說來,聖母軍的服務是沒有界限,沒有條件的。這不僅是成聖的勸諭,也是必然的要求;因為假若標準立得不高,便不會造成一個恆心的團員。終身恆心地幹傳教工作,本身便是一件英勇的事,只有繼續不斷地完成英勇的行為,才能達到最後的成功。

  不但個別的團員應有這恆心不懈的特徵,就是聖母軍中每項任務也必須印著同樣的恆心和努力的標記。當然轉變是一定會有的。探訪不同的地方和人士;工作完成後,開始新的工作等等。但是這些都是人生不變的交替,而不是破壞紀律的喜新厭舊,無恆善變。聖母軍瞭解這種變化無常的精神,不停地要求更堅強的性格,在每次集會中,常用一句不變的口號,派遣團員去工作;這句口號好像在他們的耳中震響著:「堅定不移。」

  真正的成功全繫於不斷的努力,而不斷的努力則生於志在必成的信念。養成這種堅決的恆心,基本要點就是絕不屈服。所以聖母軍訓令各部門和各團員,一概不許屈服,或把工作項目分成「有成果」、「無成果」、「有希望」、「無希望」的等級。輕易說一件工作「無希望」,在聖母軍方面,就等於宣佈可以隨便讓一個無限價值的靈魂,輕率地去走下地獄的路。再者,這也表示,工作的動機不再是崇高的目標,而只是不加思索的渴望變化和看到進步的徵象。因此,如果辛勤耕耘而無結果,就要灰心喪氣,遲早也要放棄工作。

  而且對任何一件事,懷著無希望的想法,對其他的事,自然也減弱了進取心。這樣的人,無論做什麼事,有意無之間,都要抱著猶豫的心理,不知道是否值得去努力;而這種疑慮,只要一點兒,已足以癱瘓全部工作。

  最壞的是,人有時會認為有理由去給這種疑慮打開一些門戶,或准予它進入心內,但這時信德便在聖母軍的工作上不再發生它應有的作用了。既然信德這樣薄弱,志氣也就消沉了,以前控制著的本性怯懦、卑劣和世俗的明智,一時都蜂擁而來,於是聖母軍工作變成一般或未有盡心的服務,如此就把這樣的禮物獻給上主,真是一種恥辱。

  所以,聖母軍特別著重的,是堅強的工作目標,至於工作的各項計劃只是次要的。聖母軍不要團員們的財富或勢力,卻要他們堅定不移的信德;不要團員們的輝煌事業,卻要他們恆久不懈的努力;不要求傑出的天才,卻要求永遠不滅的愛;不要求強大的精力,卻要求堅定的紀律。聖母軍團員服務必須堅持到底,決不灰心,如同磐石,在危亂中屹立不動,持久至終;希望成功,成功時卻謙而不驕,且不為成功所左右;奮鬥以免失敗,也不氣餒,而能繼續奮鬥,不勝不止;不怕失敗,而對工作困難及生活單調,更積極努力,因為困難單調,才有表現信德和努力奮鬥的機會。接到命令時,迅速果敢地去執行;無特殊任務時,也常謹慎戒備;即使眼前沒有戰事,不見敵人,依然為天主小心巡邏,毫不懈怠。懷有創立艱鉅偉業的雄心,卻安於擔任不重要的角色;沒有一件事為聖母軍是太艱鉅的,也沒有一樣任務為聖母軍是太卑下的:對於任何事情,都是一樣的細心謹慎,一樣的不屈不撓,一樣的堅決勇敢。每一件工作,都是以鋼鐵般的堅決意志去完成的。常準備在疲乏的時候去扶助孱弱的人,常警覺地守候著,為在硬心人少有的軟化時間裡救拔他;常不停地搜索著,希望找到迷途的亡羊。不顧自己,日夜站在別人的十字架旁,直到工作全部完成。

  聖母軍的服務,既是奉獻於大忠者貞女的,而且是以她的名義而實行的,無論是有光榮的成就,或是失敗受辱,必須是堅貞不屈的。